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日志

 
 
关于我

顾克美。男。江苏建湖人。大学文化程度。2004年转业至西安地税。在部队从事10多年新闻宣传摄影工作。是第十二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得主。发表千余万字文章和数百幅新闻摄影作品。三次荣立三等功。一次荣立二等功!专题收藏红军长征史和开国将帅史资料数万本。现为中国书法媒体联谊会理事、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协宣传外联委员会委员。陕西省书协官方网站特邀记者。西安地税书画协会副会长。商洛市文联特邀文艺评论员。商洛学院红军长征史料馆馆长。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著名评论家徐志刚和郑宏义对顾克美收藏红军长征史图书的相关评论力作  

2016-03-23 20:44:45|  分类: 顾克美撰写《开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顾克美呀顾克美,你听郑哥给你说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中国红军长征史史料收藏家 顾克美

 (编者按:今天我在博客中,转发著名评论家徐志刚和郑宏义撰写的两篇文章。徐志刚的文章《老顾,你这一晌别想和我一起喝酒》。郑宏义的文章《顾克美呀顾克美,你听郑哥给你说》 。我将我收藏有关中国红军长征史料有关的图书,正式转与商洛学院进行战略合作。因决定迅速来不及进行周密部署,又因合作成果还没显现,便没想到去邀请亲朋好友来工作室访问。但还是决定请的见证人我老哥徐志刚和郑宏义夫妇参与采访。算是对这些图书的纪念罢。我相信,那天我们会相聚商洛,共同见证中国红军长征史图书馆的开馆仪式。一年过去了,我还在努力中。转发文章,算是对我收藏中国红军长征史史料的纪念。也算是对二位老哥关怀关爱的感谢。 )


(原创)老顾,你这一晌别想和我一起喝酒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老顾,你这一晌别想和我一起喝酒        

 痴懒斋斋主:徐志刚

   前几天,我在微信上看到有人说老顾要把他万余册书捐给商洛。在我将信将疑思前想后搞不明白之际,微信大V的老顾突然像从手机上消失了。没了他发的微信,没了他的点赞,没了他的评点或应和。说真的,我还真有点不习惯。想想他捐书这事,我甚至有点慌乱……于是,今天一大早未上班我就忙给老顾打了个电话。

  “老顾,你没事吧?我几天都没在微信上看到你了”。

  “没事,好着呢”老顾回答。                             

  “你的书呢?拉走了吗”?

  “拉走了,早都拉到商洛了”。

   “是全部捐了吗?”

  “不是捐,是战略合作……”

   放下电话我很郁闷,也很心疼。万余册书,战略合作,好一个轻松的“战略合作”?不管咋说,书没有了。一个好好的“三省书屋”,一个曾经给众多朋友以欢乐和留恋的好去处,难道就这样没了。好个狠心的老顾,想着这些离开了“三省书屋”游狗般四处乱逛的文友和书画家们,我甚至有些怪这个叫顾克美的人了。

   和老顾的相识与相知要感谢书画家徐伟聪。有一阵子,伟聪时不时的给我说老顾,说这个叫顾克美的人值得我交往、有长没短的……开始,我不以为然。说得多了,我就开始留意。渐渐地,我知道顾克美是个身体倍棒充满激情且精力过人的人,因为我每天都可以在微信上看到大量由他撰写或编发的微信,他是一个微信上的大V,微信内容涉及面很宽或捧或贬,真诚且态度鲜明,红军史和书画人物访谈评述更是他的强项,受微信形式的约束,老顾的微信文章多少有点标题党的嫌疑。

   一次,我看到一条微信,说是要有这样书房的家就如同天堂啦,并配发了有很多藏书的书房照片。我爱书,因经济拮据知道读书人爱书买书的艰难。于是就马上回赞道:我愿意在天堂里生活。几天后我见到老顾,无意中又说起这条微信。说到藏书,老顾说:我家就是这样的天堂。说者有意听者无心。我对老顾这样的表白并没有留意。还是旁边的伟聪说破了话题,点醒了我这个梦中人。伟聪说:老顾家里的藏书有万余册。

   万余册书,这对于一个工薪家庭的读书人是什么概念?回到家里,我坐在书案旁环顾着我三千来册爱书,我一时半会还真就没有想明白老顾家的万余册书是咋回事?老顾的家房子有多大?咋放呢?不行,我得去见识见识,于是我打电话告诉老顾说:我来了,你等着……就这样,我第一次踏进了老顾的“三省书屋”。

  老顾的书屋和其居家过日子的房子在一起,出了电梯进了挂有“三省书屋”牌匾的入户门,我就看见满屋子书,一个近百余平方的厅房里除了一张大画案和一个小茶台外,剩下的就是并排平行放着的十余个两米宽两米多高歪歪扭扭不堪重负的书架和满架满房子的图书……

  有了以前我对老顾在微信上的了解,加上我们都是爱书爱酒喜欢在业余时间码字,我和老顾的交往就一发而不可收了。渐渐地,我对这个南人北像外表看起来粗粗笨笨其实心细如丝的江苏盐城人有了更多的认识,甚至暗暗的佩服。

 老顾是个副营职上尉军转干部,在部队搞过新闻,是一个有过辉煌的人:获过中国新闻奖二等奖。是一个虽久经沧桑却依然有梦的人:往日随军的妻子至今在雁塔的工作没落实。几十年了,他对红军史的研究和资料收集却至今从未停止过,为的是建立一座红军史的研究机构,他的万余册图书大多属于这个专题,此次把书一次性的“战略合作”给商洛,可见他的梦深沉着呢。最可贵的,他年逾四十又五了,却依然浪漫且嫉恶如仇永葆初心。在微信的朋友圈里和平日的生活中,他简单、热情、一诺千金,对书画界、文化界乃至社会上的不公和丑恶现象,常常是自不量力地拍案而起,有时自然令某些人讨厌。对他擅长的红军史研究,我虽不以为然……但在他那里,我看到了我们社会缺失的东西:唯美,浪漫、真诚、一诺千金和嫉恶如仇……我仿佛看到了塞万提斯笔下的唐吉坷德复活了——恍惚间骑士打扮的顾克美手拿着长矛骑在一匹病驴上不合时宜不计功利浪漫唯美头破血流的向着一切丑恶的和他自认为丑恶的人或势力宣战、并与之搏斗。

   据老顾的妻子晓晓说,这些书都是她和丈夫在宁夏当兵时省吃俭用买的,其中不乏孩子的奶粉钱和家里的生活费。别人转业到地方搬家搬得都是家具啥的,唯有老顾从宁夏转业到西安时车上拉的大多是这些书。我也是个爱书之人,我比老顾小气,老顾“战略合作”前让我和他一起把书给合作了我没干,我舍不得。我知道读书人对书的感情,我知道老顾捐书后这段日子的熬煎,这些书和老顾的孩子一样,和老顾夫妇身上掉下来的肉一样让老顾揪心,让老顾的朋友我心痛心酸想哭。我想老顾也是个肉身凡胎,他这条莽实粗大的汉子不一定会在大家面前哭,一定会装的无所谓,但他一定会找个没人的地方美美的痛哭一场……

  老顾,反正这一晌你别想和我一起喝酒,我害怕我喝酒后会装醉骂你,害怕看见老顾你醉酒后吐露出的熬煎,更害怕不给老顾一个机会让老顾哭出来把老顾给憋屈死……

  嗨,我又不是老顾他啥,我咋能管住老顾呢?我唯有祈祷,像祝愿远行的孩子一路平安那样,愿老顾的“战略合作”方对得起这些几乎等于白得的书和老顾那颗善良的心。  2015年3月25日于龙首原。

 

(原创)顾克美呀顾克美,你听郑哥给你说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顾克美呀顾克美,你听郑哥给你说

                                      □郑宏义
       克美,这两天你的微信一直在发,要将二十来年点点滴滴细水收藏的近万本重约六吨的中国红军长征史史料和开国将军史料书,送到秦岭山中的商洛学院,甚至还在手机的微镜前人五人六的,交接签字画押,传神留像。我读后,特别的不份儿,开始骂你,怨你。骂你狼心狗肺,心狠;怨你无情无义,铁石心肠。心狠,你能生生地割下自己心头上的肉,这些跟随了你二十多年的书,从银川跟到吴忠,又从吴忠跟到固原,转业到西安家具没几件,书到拉了一卡车,许多书还是挤给孩子买奶粉的钱淘来的,难道你都忘了,说送就送到了商洛,你也真能与它们分的开?怨你不讲情义,撇下众多师友同好,多么熟悉的“三省书屋”布局,让书架空空,掏走了哥们们的心灵归处,让众多兄弟们少了与书为伍的去处。你可曾记得,我有小文说过你的三省书屋?我说:“我日常生活中看到的两个上镜率比较高的环境,一个是新闻联播里的人民大会堂漆画《武夷春色》,另一个就是博客里的《三省书屋》。三省书屋是一帮热爱生活的有趣之人常去的地方,主人就是顾克美。”我把你的三省书屋比的那么高,现在没书了,你让我们怎么办?想书了,想你了,想那个氛围了又去何处? 
       我知道你的心是膨胀着的,膨胀这个词你听了不舒服吧,其实就是说你心大啦。你能干事,会干事,你得过全国新闻二等奖,你写过《陕西书坛八大怪》,你是中国书法媒体联谊会理事,你是民间专题收藏红军长征和开国将帅史料第一人。我常给我的朋友说,顾克美一人办了两张报,一张日报叫《顾克美博客》,另一张是晚报叫《顾克美微信》,你就是整天啥也不干,专门读他的这两张报,也读不完。所以你的微信我是挑着感兴趣的读或者回复点赞的,别看手指头就这么轻轻一点,我也是看在你是个爱书之人,是个书虫,是个舞文弄墨的大肚子的情分上点的赞,你没了书,你拿什么让我高看你?你告诉我这些书是送到商洛学院是要成立一个“中国红军长征史图书馆”的,你自己要任职“馆长”,这馆名还是著名书法家遆高亮题写的。我看你就是个官迷,嫌自己头衔少,这“馆长”有啥当的,你给这些书都当了二十多年的“管长”了,我说的没错吧。 
       克美呀,你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让郑哥来拍拍你的马屁吧,你在圈子里的文采是很少有人超越的。人都说你是猛张飞粗中有细,是张飞使唤丈八蛇矛枪,说你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你敢拍着胸脯对哥说,这些口碑与你的藏书爱书无关吗?如今这些书离你远去,隔着好大一座山,你如何再方便的吸取养分?你半醒半醉时又怎能醉卧书床,坦腹抱书而眠呢?你爱书,爱红军,爱长征,爱将帅,收藏研究他们,在收藏的过程中吃了不少的苦,我看重这一点,敬佩你,诚心交你这个朋友,所以我特意挑选了一幅珍藏多年的开国百岁老将军孙毅的书法作品“好人多自苦中来”与你的耀州大老碗交换,目的就是鼓励你,完善你,成全你的红军长征将帅史料收藏,如今你是否让它们分家了呢? 
        我是看着这些书装上车拉走的,满满的一卡车,我围着车,爬上爬下地拍照,司机说,如今从西安到商洛不翻山钻隧道,两个半小时准到。我听了心里都流露出了些许的舍不得,因为我曾在书架前面流连拍照过,翻阅过,羡慕过,你顾克美就不会吐个丝丝肠肠的话语出来吗?你只是一个劲地给我讲,你从江苏老家带回陕西的8只大闸蟹,还没等做熟就无缘无故地少了两只,一直是个迷,找不到下落,今天才揭晓,原来它们也爱读书,钻进了书堆里,干死了,你还拿着大闸蟹干枯的标本让我看。你可知道当时我心里就为这大闸蟹拟了一联“宁陪书死,不于书散”。我想今后你再吃大闸蟹时一定能想起这只蟹的,还会继续地为朋友们讲这只蟹的故事,至于这幅联我劝你还是忘了吧。
        我原打算为你拍一组,陕西文化名人影像录顾克美篇的。在我开列的几十人名单中,你虽不靠前,但也不距后,这组片子是要以你的藏书三省书屋为背景的,记录你与书朝夕相伴和研究的成果的。今书虽在,但已到了山的那边,书虽仍然属于你,但却少了你与书接触的温度,再拍片子还有什么感觉,没有激情的创作还谈什么艺术呢,罢了吧。你原来是做书的主人的和它们打的火热,如今你主动将自己提拔,当了“馆长”,脱离了两万“群众”,似乎要飘飘然起来了,据说你这三省书屋就要变成《盐阜会馆》了,我在你家里也见过这块牌匾,但我觉得这匾商业味太浓,我离它甚远,想接近又繁殖不出商的细胞,所以呀,以后你再打电话说,郑哥,来我请你喝酒,免了吧,我有血压高,打电话说,郑哥来喝茶,也免了吧,书不在了,三省书屋也变了,没了书香清馨的氛围,茶喝的还有个啥意思呢。如果你说,郑哥,来咱们去商洛看我的那些藏书吧,我会带着苏轼、陆游喜欢的建溪茶,屁颠屁颠的跟着你,座了你的现代G68前去的,那心里才叫个爽呢。  2015年3月15日于咸阳弆雅楼。
 

 

 

(原创)著名评论家徐志刚和郑宏义对顾克美收藏红军长征史图书的两篇力作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顾克美呀顾克美,你听郑哥给你说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著名评论家徐志刚和郑宏义对顾克美收藏红军长征史图书的两篇力作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评论这张
 
阅读(665)|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