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日志

 
 
关于我

顾克美。男。江苏建湖人。大学文化程度。2004年转业至西安地税。在部队从事10多年新闻宣传摄影工作。是第十二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得主。发表千余万字文章和数百幅新闻摄影作品。三次荣立三等功。一次荣立二等功!专题收藏红军长征史和开国将帅史资料数万本。现为中国书法媒体联谊会理事、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协宣传外联委员会委员。陕西省书协官方网站特邀记者。西安地税书画协会副会长。商洛市文联特邀文艺评论员。商洛学院红军长征史料馆馆长。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2017-05-18 15:52:47|  分类: 顾克美谈社会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顾克美
   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独家报料人苟秉宸展示了自己精心拍摄的图片与文字。使印度与中国两国人民都关心的老兵王琪,又重新回到人们视线之中。
  2017年5月9日,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年近80岁的老兵王琪,在回到陕西老家与亲人团聚不到百日之后,因儿子、儿媳和孙女的3个月在华签证到期,必须返回印度办理相关手续,与亲人告别。
  印度驻华大使馆为王琪一家4人购买了全程机票,并安排专人处理相关事宜。和回国路线一样,这位备受中印两国人民关注的老人将从西安途经北京飞往新德里。王琪说,这次回来感受到了祖国的温暖,以后会经常回来看看。据悉,今年8月份老人很可能还会回国,政府会针对老兵制定相关政策,让老人能够安度晚年。

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老兵王琪握着大哥王致远的手不愿分开,热泪已盈眼眶。

1962年,王致远带着寻子心切的母亲李氏到青海西宁部队,寻找已经入伍的弟弟王琪。母子三人见了最后一面,随着王琪的部队开赴前线从此音信杳无。今天,两兄弟都已垂暮,而母亲早在37年前就已抱憾离世。

2017年元宵节(2月11日),王琪在滞留印度54年后返回陕西老家时,引起全国和国际媒体的轰动,这次返印行程并未惊动媒体,王琪和家人也非常低调,但很多民众仍然非常牵挂这位传奇的老兵和中印家人的命运。从印度回到了朝思暮想半个多世纪的家乡,和兄弟姐妹们重续亲缘,王琪老人真舍不得离开,但印度还有自己的结发妻子和两个女儿,还有很多问题等着他去面对,他必须和中国的亲人们再次别离。和王琪老人不同,他的儿子、儿媳和孙女并不习惯在中国的生活,尤其是印度血统纯正的儿媳妇在饮食上就是一个大问题,体重掉了不少,而她已经有了4个月的身孕,也需要回到印度调理身体。

一直困扰老兵王琪的身份问题,现在有了新的转机。

近日,王琪大嫂在整理旧物时发现了1961年王琪从军前在陕西省体委的工作证,编号“体字第00071号”,以及那张1962年他和母亲与大哥在青海西宁的最后一张合影,照片中的母亲也是王琪此生对母亲最后的印象,从此天人两隔。由于王琪的所有证件被印方没收销毁,文革前陕西省体委的存底档案也已经灭失,王琪在从中学到体委再到当兵之间的记录链条一直不完整,为官方的有关认定也带来难度,体委工作证的发现终于补上了重要一环。另外,王琪当年每月工资35元,在西宁一家银行还有一笔约450元的存款,然而存折和证件一起被印方没收,下落不明。很多人都很好奇,经历了大半个世纪,这笔存款加上利息能有多少?老人说“没有存折,能不能找的到,我已经不在意了,毕竟这个钱还在我们国家!”

据悉,王琪老人将于8月份和全家人从印度重返陕西家乡。

现在关注王琪老人回家事件,确实是一波三折。

2017年1月31日,一篇题为《中印战争老兵被困印度50年 盼回国与家人团聚》的外媒报道热传网络,这篇BBC的报道称,1963年中印战争停火数个星期后,一位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测绘兵意外地闯进了印度境内被抓,之后再没法离开印度。这位老兵流落印度50多年,依然没减他的思乡之情。

BBC印度记者找到了这位流落印度的中国士兵,并对他进行了采访。据BBC的报道,这位名为王琪(音)的老人现在居住在距离印度中部那格浦尔市5个多小时车程的一个村落。在BBC记者的帮助之下,这位老人与位于陕西咸阳的哥哥进行了视频通话。BBC报道称王琪在陕西省出生,家有四位兄弟两位姐妹。1960年修读完测绘之后入伍,参加解放军。王琪对BBC记者说,1963年1月他在中印边境“误入”了印度领土之后就被抓。“当天我离开军营散步之后迷了路,又倦又饿。一辆红十字会的车经过,我便上前请他们帮忙,不料他们把我送到印度军方去。”接下来的七年,王琪在不同监牢度过,直至1969年当地法院下令要释放他为止。之后印度当局把他带到中央邦一个偏远的村落。从此以后,他再没有离开过印度。重获自由以后,王琪到面粉厂工作。1975年,王琪跟一位名叫苏世拉的印度女子结婚。但是印度政府仍然没有向他发出任何正式身份证明文件,因为当局到今天仍不能确定王琪是否战俘。
  据BBC的报道,王琪多年来一直给家乡写信,近万封信石沉大海,直到20世纪80年代他才收到家人的回信,交换了家人的近照。而在2002年,他到达印度40多年之后,他第一次跟母亲通电话。2008年前后,王琪辗转联系到德里的一位资深华侨,希望这位华侨帮助他实现回国的愿望。他打电话向华侨介绍自己情况时,汉语已经说得不利落了,只能磕磕巴巴地说明自己是谁,想做什么。那位华侨得知王琪的情况后,很快向中国驻印度使馆进行了汇报。中国使馆得知后,表示会尽快按程序协助王琪办理相关回国手续,并协助王琪寻找相应的身份证明。因为事隔久远,王琪已很难提供当时的部队、番号等证明材料。与此同时,那位华侨还联系上了王琪在中国的侄子,2009年下半年,侄子来到印度看望王琪,还带来了新华字典、辅助他回忆起当年很多事情的物品等,并了解到具体需要王琪提供的身份证明。
  BBC在报道中还披露称,王琪在当地中国大使馆一位职员的帮忙下,成功在2013年申请了护照。一位王琪现居村落的高级官员对BBC记者承认,处理王琪的个案时有“不足之处”,政府内部也“没大兴趣”改善王琪面对的困境。他表示当局认为王琪的个案没有甚么可疑之处,如果他想回中国会尽量协助他。

2月1日,中国驻印度大使馆领事部主任赵军对此回应称:中国驻印度大使馆知悉此事,并一直就此同王先生本人及其亲属、同印度有关部门保持密切接触。他相信“此事一定能够获得圆满解决”。
  2月6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我们注意到近来媒体对这个问题的持续关注。我们也介绍了中国驻印度使馆近年来所作努力,包括大家可能已看到的有关报道,中国驻印度大使罗照辉先生近日还同王琪老人通了电话。”陆慷说,中国驻印度使馆已在2013年为老人颁发了为期10年的中国护照,并从那时起每年向其提供一定的生活资助。“我们相信,在中印双方共同努力下,在尊重当事人本人意愿的前提下,此事一定能够得到圆满解决。”
  2月11日,王琪带着儿孙,踏上了阔别54年的关中平原。
元宵节这天的咸阳国际机场,用侄孙王嘉耿的话说,能够迎接王琪的亲戚全都到了。侄子和侄孙拉着横幅,村支书手捧鲜花,从前的老排长随身带着部队纪念册,9个月大的重孙辈孩子脸上印着国旗,“欢迎王琪爷爷回家”。回家第一顿饭,王琪看到了他日思夜想的浇汤手擀面。每碗1两的份量,他一口气吃了7碗。可几十年来习惯了印度抓饭的双手,已经不能灵活地使用筷子了,只能捏住筷子往嘴里挑面。第二天早餐,王琪用印地语和英语跟儿子和儿媳介绍陕西面食。在人群的簇拥下,王琪来到咸阳一家酒店休息,那是侄儿王英军专门为他和家人准备的临时住处。马路对面,一街之隔,是他当年的母校咸阳四中。王琪已经认不出毕业照上的自己,还是印度随行前来的小儿子,一眼从照片上找到了父亲。“我年老了,咸阳变得很年轻了。”回到日思夜想的家乡,说着一口印度味儿陕西话的王琪没想到,“咸阳成了今天这个样。”

因为特殊的历史年代,一位中国老兵在印度滞留了54年。在漫长的54年当中,王琪老人不会不想念自己的家乡和亲人。但是,由于他身处在一个特殊的生活环境中,他只能面对现实。然而,值得庆幸的是,他在印度娶妻生子拥有了自己的家庭。如果没有一个温暖的家,王琪老人就不会拥有那么乐观的心态。他说现在每天早起锻炼身体,希望能以健康的体魄回乡。而这就是一个海外游子回家的心愿,有了这样的心愿,就能成为王琪老人回家的精神动力。由于54年与家乡亲人分离,会使他在内心深处会产生“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节倍思亲”的思乡情感。而且,家乡的亲人同样会产生“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的惦念之情。亲人之间虽然无法彼此相见,但是他们内心的情感牵挂是无比强烈的。因此,回家对于王琪老人来说,是他人生中最为激动的时刻。而且,是在家人同意与他回乡探亲的情况下,他会感到格外兴奋与情不自禁的喜悦;而且,他更不知道自己记忆中的亲朋好友会以怎样的方式迎接他。如果我们用唐代诗圣杜甫的《月夜忆舍弟》来形容王琪老人此时此刻的心情,那就是:“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寄书长不达,况乃未休兵。”由于王琪老人在中印边境线上的离奇失踪,造成了他人生中不但不能在身边孝敬父母,而且无法与兄姐妹在一起经常团聚。应该说,王琪老人只能把自己所有的思乡之情埋在心底,只能在月光明媚的夜晚默默地想家,只能在无数个夜晚,躺在被窝里思念自己的父母,只能在思乡的无数回忆中与年轻时的亲朋好友相聚。然而,正是这样的思想情感在支撑着他要坚持回家探亲的精神动力。

听说王琪能够回国,当年的战友们心情都比较激动。

据了解,王琪当年所隶属的部队原兰州军区某师有相当一部分官兵为陕西人。这些如今平均年龄75岁的老人因为当年的战友情,几乎每年都要小范围聚会,共叙当年的戎马岁月。今年76岁的陈群耕老先生和王琪当年在同一支部队。他回忆说,当年驻青海西宁的这支部队为师建制,下面有多个独立营,王琪属于独立工兵营二连的战士。“二连也叫渡河连,就是专门负责给部队行军途中过河架桥的部队。”陈老先生回忆说。在陈老先生的记忆中,当年王琪失踪属于部队发生的大事,为了寻找王琪,部队后来还组织战士们搜山,但一直未果。王琪的另外一位战友、上海人张城根从部队复原后留在了西安,如今在南郊某小区居住。他回忆说,王琪当年的失踪在他心中一直是一个谜团。由于他这些年一直和陕西的许多战友保持着联系,大约二十年前听咸阳一位战友闲聊说王琪从印度给家人写信了,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又惊又喜。惊讶的是他怎么去的印度,高兴的是老战友还活着。张老先生给华商报记者提供了当年独立工兵营好多人的名字,他说如果记者有机会去印度见到老战友,问问看他是否还记得这些人。今年已77岁、家住杨凌示范区的刘速记老先生在电话里对华商报记者说,当年自己在营部,由于和王琪是老乡的缘故,平时走动挺多,对王琪印象很好。“这么多年了,真没想到他竟然一直在印度!”刘老先生说等王琪回陕西后,他一定要组织老战友们一起去看王琪。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离奇失踪54年归国老兵王琪又重返印度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评论这张
 
阅读(1983)|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