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日志

 
 
关于我

顾克美。男。江苏建湖人。大学文化程度。2004年转业至西安地税。在部队从事10多年新闻宣传摄影工作。是第十二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得主。发表千余万字文章和数百幅新闻摄影作品。三次荣立三等功。一次荣立二等功!专题收藏红军长征史和开国将帅史资料数万本。现为中国书法媒体联谊会理事、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协宣传外联委员会委员。陕西省书协官方网站特邀记者。西安地税书画协会副会长。商洛市文联特邀文艺评论员。商洛学院红军长征史料馆馆长。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红四方面军西征何畏军长在商洛战斗的历史记录  

2016-06-14 17:14:54|  分类: 顾克美撰写《开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何畏军长在红四方面军西征在商洛战斗的历史记录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商洛学院中国红军长征史料馆馆长 顾克美

        (编者按: 何畏(1900年-1960年),曾用名何云,中国广东乐会(今海南琼海博鳌玉堂村)人,中国工农红军高级将领,被称为红四方面军的“小诸葛”,传说有越南血统,其祖婆是越南人。何畏毕业于黄埔军校第五期,参加了省港大罢工、广州起义、百色起义,其作战勇猛,智谋多端,性格倔强,脾气古怪。曾任中国工农红军第9军军长(政委詹才芳,副军长许世友),中华苏维埃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中国工农红军大学政治委员,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中国工农红军大学、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红军大学政治委员,抗日军政大学副校长等重要职务。后脱离革命,回到家乡,1960年病逝。这里笔者摘录莫壮才著的《何畏军长》一书中在商洛的革命活动。)

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2万余人越过平汉路经枣阳七房岗向西挺进。其时,已是深秋,部队所经地区连年荒旱,加上军阀混战,人民多迁居外逃,田园荒芜,到处尽是满目疮痍,断壁残垣,数十里内渺无人迹。部队只好忍受饥饿,冒着严霜寒雨,与在其后穷追不舍的敌军6个师加1个旅几经激战,连续十余天昼夜行进,终于穿过了新野、邓县南部,在淅川以南徒涉丹江,于11月初到达鄂豫陕边界的郧县南化塘。此时,按照总指挥部的命令,何畏的红12师担任着红四方面军主力的前卫任务已推进至漫川关以东之康家坪、任岭地区。

何畏在回到住所,遂令警卫员打开地图。当地图上的“郧县”映入眼瞳时,一股寒流顿时袭入心头:郧县,是湖北西北边陲的一个行政县域,与陕西省的漫川关(属陕西山阳县)只有不足一天的路程。职业军人的本能告诉何畏:近一个月的翻山越岭,涉水渡河,且战且退,红军已愈走愈远离了和红军生死与共的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实施黄柴畈会议上所作出的伺机打回鄂豫皖根据地的计划已经变得不可能。当务之急就是迅速挥师西进,彻底摆脱敌军的重兵追击,寻机建立新的根据地……

不容何畏多想,莫约几十里开外隐约传来此起彼伏的枪炮声,据报敌第65、51师,尾追红军至漫川关东大沟口,与作为红四方面军主力断后的部队遭遇上了。是时,陕军3个团,也己占据了漫川关10余里高山峡谷的制高点和有利地形,企图封堵红军前进的通道。敌第44师,占领了漫川关东北张家庄至马家湾一线并实施拦截,与红73师第219团交上了火;敌军第42师,经漫川关北面的石窑向南进击;国民党军第1师两个旅,亦由郧西推进到漫川关东南雷音寺、七里峡、古庙沟一线,与何畏的红12师先头部队正面遭遇,激战即在眼前……显然,敌军对我已形成了三面进逼包围之势,企图“围歼”红军于康家坪至任岭一带不足十余里悬崖峭壁的峡谷之中。

面对强敌,张国焘一度丧失了信心,失声痛哭流泪。这是何畏平生第一次看到张国焘这样一个权重一时,平时又显得铁骨铮铮的男人在众人面前流着下伤心、绝望的泪水。这使何畏在心头油然而生一种怜悯感,毕竟由张国焘用自己心血一手创建起来的红四方军今天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可能会招致全军覆没的境地。

然而,令何畏不能接受的是,张国焘居然提出了分散突围、分兵游击的主张。这不啻为以卵击石——兵家之大忌!

在这个关乎红四方面军前途命运的紧急关头,徐向前显得大将风度,处变不惊。这位总指挥认为,分散突围,好比把一大块肉切成小块,会被敌军一口一口的吃掉;而集中突围,则是一大块肉,敌军的口张得再大,也难于一口吞下。徐向前、陈昌浩坚决主张集中突围。

此刻,何畏为徐向前这位黄埔师兄的睿智、胆魄深深地折服。在此之前,他曾经听说过,徐向前给自己立下一条规矩:他的指挥位置总是在影响战役或战斗全局最关紧要的地方。在战斗中,哪里任务最艰巨,哪里情况最危险,哪里枪声最激烈,他就出现在哪里。他的决策总是深思熟虑,总是命令一旦形成,必须立即执行。

此刻坚决站在徐向前一边的红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也是条敢作敢为汉子,总是在关键时刻作出令人吃惊的举动。比如,现在依然被指战员广为传颂的是,在黄安战役中,他不顾个人安危,亲自登上从敌军手中缴获后来改名为“列宁号”的战斗机,飞临黄安上空,在敌军阵地扔炸弹,散发传单。

今天总算耳闻目睹,领略了这两位红四方面军最高军事指挥的风采(何畏今天总算亲眼目睹,领略了这两位红四方面军最高军事指挥的风采)。要知道,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红军高级指挥员坚定的信心,果敢的决策以及以身作则的行动,必将深深地影响着广大指战员直至战争局面的发展。

时不迟疑,徐向前拿出总指挥的权威,在张国焘面前表现出过人的果敢,当即命令:何畏的第12师在第73师配合下夺路前进;第10、11师各一部坚决抵御南面、西面的敌人。何畏受命后,遂令许世友的第34团在第73师第219团的有力配合下,向敌军第44师阵地发起猛烈进攻;红11师及红10师第30团、28团、29团,各自坚决抗击当面敌军的攻击。红军以肉搏战,反复冲杀,终于占领了北山垭口,在敌军第44师两个旅的接合部,杀开一条血路。红军发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精神,一鼓作气,突破敌人两道火力封锁防线,翻越了野狐岭,抢占竹林关,实现了红军主力的集中突围,胜利地粉碎了敌人欲“围剿”红四方面军于漫川关峡谷的罪恶企图。

11月13日,斜阳时分,红军结束了漫川关战斗。决策者的决心、智慧以及全体指战员奋勇向前,终于杀出了一条血路——一条经鄂陕边的漫川关入陕的道路。

何畏站在漫川关隘口的小土包上,可闻扑面而来的一阵又一阵夹着血腥硝烟的萧瑟秋风,不忍心地回望了在小土包后面渐渐进入暮色的楚国大地,耸一耸似乎僵硬的肩膀,抖落身上的征尘,下意识地扭转一下疲惫不堪的身腰。作别罢,到任只有一个余月的鄂豫皖革命根据地。他走下土包,大步跟进滚滚行进在悬崖峭壁间的铁流,他心里十分清楚,西征之路刚刚开始。一个路漫漫兮,山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沧凉感慨,顿时涌上心头。

然而,此刻横在部队眼前的陕南的穷山恶水,还有那海拔3400米、终年积雪、气候变化无常的秦岭山脉。纵然前面满目荆棘、征程坎坷,但愿它是一条将给红四方面军带来生机与希望之路。

 进入陕南地区,部队沿着鄂陕边界崎岖山道继续折向西北,一路急行军。次日傍晚时分,部队暂时摆脱了敌军的尾追,蛰伏在陕西边陲小县——商县杨家斜。

何畏遂令红12师指挥部设在村头的一个农民家中。疲惫不堪的他循着昏暗的灯光走进东侧的房间,连鞋都没有脱就仰躺在像是废弃的土坑上。可迷糊不出一根烟功夫,就听见张国焘警卫参谋黄超的声音。

在张国焘住处,张国焘告诉何畏,在河口镇、漫川关战役中,他用兵果敢,靠前指挥,身为士卒,不畏强敌和困难,特别是在战役关键时刻,表现突出,战绩不俗。因此,红四方面军指挥部决定升任他为红12师师长。红12师师长一职,原由旷继勋担任,但不久旷便调往红四方面军总部另有任用,这个职位一直空着,何畏到任时虽任副师长,但实际上行使着师长指挥权。

此时谈兴甚健的张国焘,跟何畏谈起红12师,谈起鄂豫皖苏区党政军的发展,他甚至把红12师与鄂豫皖苏区相提并论。言谈中,俨然以苏区党政军缔造者自居谈起他主政苏区以来这个属于他人生中值得回味的一个辉煌时期。

然而,西出漫川关入陕之后,冬服与吃饭成了严重威胁着红军生存的首要问题,为此,张国焘决定向较为富庶的丹凤、商县、雒南等陕南地区行进。试图解决冬服和吃饭这两个燃眉之急,之后再行考虑落脚问题。

对于这次军事行动与目的,几十年后,张国焘在其回忆录中作了这样描述:“我们这个大探险队在这一带过了一段流浪生涯,有时与敌军玩玩捉迷藏的‘游戏’。当时敌军飞机侦察大为减少。敌军占据了各个县城和重要市镇,并扼守要道,拦阻我军前进。我军忽而向东,忽而向西,到处钻敌军的空隙,以小股游击队,四出活动,出没无常,使敌军穷于应付。“我们要在陕南地区找寻立足之地,但旋即失望了。这一带的粮食虽然不感缺乏……但冬衣问题仍然不能解决。此地不产布匹,纺织手工业少得可怜,当地人民平素布料已经不足,自无力供给军用,而重要城镇既为敌军所占,也无法通过外地补充。

“眼看严冬就到,冬服不能补充,我们便都要冻死陕南山头,乃决定前往川北。但东面是敌人势力雄厚的地区,西面北面气候严寒,更不能获得布料,我们必须由陕南越过秦岭,先到关中平原地区,将尾随我们的敌军吸引开去。翻过秦岭进入汉中之后,再越过巴山而到川北。这样兜一个大圈子,才能摆脱无数的追兵,在川北立下足来”  (张国焘《张国焘回忆录》 273-274页,北上妇女儿童出版社)

部队在原地休整三天。何畏站在地图旁,盯着地图上密密麻麻的城镇、关隘地点标志,反复琢磨着张国焘提出的问题。不疑,汉中地区或南下川北,为我军落脚的首选之地,为此,下一步红军行军路线:要么,挥师西进,直指汉中。但全程尽是隘口和险道,且沿途给养不易解决,更要撕开敌军凭险扼守的道路;要么,沿商南通西安大道向前推进至关中,然后,掉头翻越秦岭,南下汉中。此道虽然会遭遇敌军据险阻拦,但可将敌军全部调往关中,为我军声西击东,拋开敌军追击,翻越秦岭创造条件。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在这个问题上几乎同时得到近乎一致的看法。于是,部队循着商南至西安的大道推进,经临潼西安南境,沿秦岭北麓西行。一路上,实施了两次规模较大的突破战:一是在子午镇与陕军作战;二是在盏房县附近突破胡宗南部的拦锁,最后到达秦岭南麓的竹林关。我军通往关中平原必须翻越西去的崎岖巍峨的秦岭已经横在我们眼前。

 何畏,具有华侨背景,因此,在同时代人当中,他是幸运的。他自幼随父母在马来西亚生活,在那里受到了比较系统的基础教育。读中学时,对地理、历史产生浓厚兴趣,课程功底扎实。对于秦岭,他并不陌生,只是没有像今天这样,亲临其境来到它的跟前,而且为了红军的生存和发展,他将率部翻越在一般人看来是一道天险的秦岭。

秦岭,在春秋战国时期属于秦国的领地,也是秦国最高的山脉,秦岭由此故名,一直沿用至今。

中学读地理时,何畏清楚地记得,秦岭是横贯我国中部的东西走向山脉。西起甘肃南部,经陕西南部到河南西部,为黄河支流渭河与长江支流嘉陵江、汉水的分水岭。甘肃境内的秦岭西段山势较低,山峰海拔62652尺,丛山之间夹有成县、徽县、两当等盆地。嘉陵江上游以东的东秦岭山脉走向为正东西向,褶皱紧密,山体硕大,谷地窄小,山地平均高度6562-9843尺。主峰太白山在陕西境内,海拔12359尺,为我国东部超过6000尺的少数山峰之一,山顶有古冰川遗迹。秦岭北邻渭河平原,其间有大断裂,为北仰南倾的断块构造。主脊偏居北侧,北坡陡而短,南坡缓而长。水系也不对称。

秦岭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前者是指横亘于中国中部的东西走向的巨大山脉,西起甘肃省临潭县北部的白石山,以迭山与昆仑山脉分界。向东经天水南部的麦积山进入陕西。在陕西与河南交界处分为三支,北支为崤山,余脉沿黄河南岸向东延伸,通称邙山;中支为熊耳山;南支为伏牛山。山脉南部一小部分由陕西延伸至湖北郧县。秦岭山脉全长1600公里,南北宽数十公里至二三百公里,面积广大,气势磅礴,蔚为壮观。

狭义的秦岭仅指秦岭山脉中段,位于陕西省中部的一部分。在汉代即有“秦岭”之名,又因位于关中以南,故有“南山”之称。北侧断层陷落,山体雄伟,势如屏壁。《史记》中说:“秦岭天下之大阻也。”亦有“九州之险”之说。

部队在秦岭脚下将宿营三天,主要是为翻越秦岭作些必要的准备。一天傍晚时分,生来好动的何畏邀来脾气相投的总部作战参谋周希汉来到村外一个山包上。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的周希汉,凭借着在塾师说到了一些东西,加上自己在乡村的三分耳濡目染、七分聪颖,居然在何畏跟前谈起秦岭。

“你知道,在我们这边,林木不落叶,岭的北面树木为什么落叶?为什么我们这边只能种水稻、小麦什么的,而北边仅能旱种小麦和玉米?”

面对这个在军中被称之为“瘦子”的周希汉的班门弄斧,何畏觉得啼笑皆非,反讥:“我倒要讨教你这个先生了,你说为什么呢?”

于是,周希汉一五一十地作答起来。据说与这个岭有关,主要是东西走势。夏季,它挡住了南面湿润的空气流向西北,使北方气候乾燥;北边土地干旱,小麦、玉米只能旱种。同样,冬季寒潮也不能从岭上通过,使我们这边少受或不受冷空气的危害。这样,我们这边水丰地湿,可种植水稻和湿种小麦。

何畏点头认同,接过周希汉的话题,作了延伸性的发挥:秦岭正好在我国版图正中央,秦岭是自此向东最高一座山脉,也是惟一呈东西走向的山脉。在地理学家眼里,秦岭是南方和北方的分界线、是长江黄河的分水岭;在动物学家眼里,秦岭将动物区系划分为古北界和东洋界,两类截然不同的动物在这里交会、融合:在气候学家眼里,秦岭北亚热带和暖温带的过渡地带;在文学家眼里,秦岭和黄河并称为中华民族的父亲山、母亲河,秦岭还被尊为华夏文明的龙脉……

秦岭北部是渭河,黄河最大的一级支流;南部是汉江,长江最大的一级支流。中国大地上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两条河流上最大的一级支流,夹裹着这样一座奇特的山脉。更确切地说,是这座博大精深的山脉养育出两条具有非凡意义的河流。

因为有秦岭的气候屏障和水源滋养,才会有八百里秦川的风调雨顺,才会有周、秦、汉、唐的绝代风华。中华民族最引以为骄傲的古代文明,确得益于这样一座朴实无华的由巨大花岗岩体构成的山脉。才会有十三朝帝都长安的繁华。

稍作停留,何畏反问:“你知道山的那边还有什么?”

周希汉怔了一下,一时答不上话来。

满腹经纶的何畏这时又娓娓道来。秦岭的北面有关中平原,历史上一直叫它”八百里秦川”。自新石器时代起,就有人类在这里农耕、定居,是我国古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在秦岭北坡、关中平原南缘有很多文物古迹,有秦始皇陵及许多帝王陵墓群、周代沣镐遗址、秦阿房宮遗址、楼观台、张良墓、蔡伦墓等。在西安市之南是终南山,那里风景秀丽,文人墨客对它赞叹有加。如《诗经·秦风》有“终南何有,有条有梅”的诗句。唐代诗人祖咏《终南望余雪》写道“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终南山附近还有翠华山、南五台、骊山等秀丽山峰,山中还有明清以来建造的太乙宫、老君庵等大小庙宇40余处,是关中游览避暑的好去处。

言毕,何畏走到年纪比自己小1 1岁,个头比自己矮小,学历也比自己低的周希汉跟前,用右拳在周的胸脯上捶了捶:  “可惜呀,当前军情紧逼,连红军生存都成了我们必须下力气解决的首要问题。要不然,我真想到那里领略中华民族灿烂文化,还有那里的生态景观。”

“还有,周希汉,我还要告诉你这个小“瘦子”秦岭树林、花草,还有各种动物,一点也不比马来西亚金马仑那里的热带雨林逊色。等革命胜利了,我们要在秦岭建一个动植物园。”

何畏的话果真的被言中了。几十年后的今天,何畏等红军老前辈们的后来者,终于在距西安市中心76公里的周至县——当年红四方面军西征转战洒下热血的地方,建立起秦岭国家植物园。这个植物园总规划面积458平方公里,其中,中心区262平方公里,这个规模在世界堪称第一。该园总投资13.8亿元,主要功能是科学研究、科学教育普及、生物多样性保护和生态旅游。

何畏等先辈们在天之灵若有知,当此抚慰当时的期望了。

是一个湿寒刺骨的早晨,何畏得到拨营翻越秦岭的命令,红12师依然担任全军的开路先锋。很快就消失在雾霭中的红军队伍朝着西北方向开始了跋涉秦岭的艰难行程。

在阴沉的林莽中,经向导的引领,部队忽而走出山坳,忽而进入峪地,忽而又在爬坡。莫约午后时分,队伍终于走出林莽,眼前是排列错落有次的峭壁以及怪石中夹着生矮小灌木的山体。迎着斜阳,部队继续向前向上艰难,挪动。顾前瞻后,但见蜿蜒十余里的队伍就象一条巨蟒匍匐在秦岭的椎背上。

当何畏的部队推进至分水岭时,已是黄昏。按照红四方面军总部的命令,部队就地宿营。战士三五一组,相互扎堆靠着身体的余热取暖。疲惫无堪的何畏独自一人倚着峭壁小憩。 

在山上露营,那种湿中带寒,寒中带凝的环境,是何畏在马来西亚金马仑热带雨林中不曾遭遇过的。关中平原那边的寒风,似乎毫无吝啬地、一波三折地向山上袭来,立即与凝冷的雾气相融,然后,慢条斯理地盘绕在山背上、笼罩在峡峪间。此刻,空气间,不时飘来禽兽的怪声,还有依约可辩的缺药少医、伤口已经化脓多时的伤病员痛苦的凄然呻吟。依然衣单的红军将士们无不浑身哆嗦,有的忍不住起身打圈小跑,不时朝东方向俯瞰,期待东方吐鱼肚白的时刻来临。

这一夜,对于何畏而言,也许是令他刻骨铭心的。同样受困于穷山恶水之间的一师之长,未能让自己的战友们摆脱困境,此时的心境,他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语予以言表。好在我们已经爬上山之颠,明天下山,山脚下就是关中平原,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何畏与同在山上的战友心仪一样,眼巴巴地盼望着关中那边的朝阳从地平线上升起。

原本认为下山比上山要容得多,但随后的情形实令何畏大为失望。与南麓不同,北麓地貌多为斧劈一样的峭壁,峭壁叠着峭壁,林林总总、密密匝匝、错落有致地耸立于北麓的山岚上。峭壁之间难觅羊肠小道,只有方尺间的羊肠小道就像响尾蛇一样,时而蜿蜒穿插在峭壁狭缝之间,忽而悬挂于百尺峭壁之上。部队就在这样崎岖、陡峭、险阻不断的羊肚小道间艰难地向山下蠕动……

长期行军打仗,原本已经人乏马困,加上跋涉艰难,险象环生,不时有失足的战友、战马裹着乱石翻滚坠下脚下的壁峪间。从此化作秦岭的山脉,守望着来日革命的胜利。

跟在后面的战友们,此刻只是本能地停下脚步,有的噙着热泪,有的咬紧牙腮,不约而同地向战友牺牲的方向作片刻的凝望和告别。然后,又迈开脚步向前走。

已经驮在马背上的伤病员们,此时的心情尤其复杂。他们渴望很快康复,早日上战场与战友们并肩杀敌。但己经成为部队行军打仗负担的现实,要求他们勇敢面对。

在何畏的身后,是师团首长战马驮着的伤病员。走在最前面的是何畏的坐骑,驮着36团一名班长,因为满脸长满胡子,战士们管叫他胡子班长。在漫川关伏击战中,全班七名战士全部牺牲,他六处负伤。当把他从战场上救下来时,几度昏迷。已经奄奄一息的他,此刻显得特别清醒。他艰难地抬起手,示意牵马的小战士走到他的眼前,手向胸前的口袋伸去,似是要掏出什么,嘴唇边喃暔细语:这是我最后的党费。言毕,双手在小战士的肩膀上拼力一挺,从马背上翻腾下来,又几个翻滚坠下百尺峭壁。几乎是同时,他后边五名伤病员,几乎是以同样的动作翻腾下马。当人们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时,他们已经魂归秦岭。

 

 

  评论这张
 
阅读(43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