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日志

 
 
关于我

顾克美。男。江苏建湖人。大学文化程度。2004年转业至西安地税。在部队从事10多年新闻宣传摄影工作。是第十二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得主。发表千余万字文章和数百幅新闻摄影作品。三次荣立三等功。一次荣立二等功!专题收藏红军长征史和开国将帅史资料数万本。现为中国书法媒体联谊会理事、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协宣传外联委员会委员。陕西省书协官方网站特邀记者。西安地税书画协会副会长。商洛市文联特邀文艺评论员。商洛学院红军长征史料馆馆长。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徐志刚撰写文章悼念著名作家陈忠实  

2016-05-02 16:21:42|  分类: 顾克美随笔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徐志刚撰写文章悼念著名作家陈忠实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配图: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顾克美)

悼念陈先生

徐志刚

咋听到陈忠实先生仙逝的消息时,惊愕、痛心之余,很不适应,不相信。

虽然早就知道先生身体不好。先生的离世在三秦大地、在陕西文坛有了一种类似于垮塌般的震撼,先生的后事可谓极尽哀荣,凸显了先生和《白鹿原》在三秦父老心中的影响和地位。哀痛之余,十六、七年前因工作关系与先生的一次深入交(访)谈竟清晰的浮现眼前。

 

(原创)徐志刚撰写文章悼念著名作家陈忠实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在陕西人民广播电台文艺部专题文艺节目《文学芳草地》任编辑,负责这个以陕西为主、面向西北的纯文学节目的组稿、写(编)稿和节目安排的部分工作。一天,郭(匡燮)老师——当时任陕西人民广播电台的副台长兼文艺部主任(作家兼书法家)一反常态的大早就让人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说有个重要采访让我去。我赶忙拿上采访用的录音机,来到了郭台长的办公室……

和往常一样,台长的办公室里聚集了好些人,有电台编辑冯福宽(回族音乐家)、向东(广播剧《阿炳》的导演、市儿童艺术剧院原院长权玉静的丈夫),王晨(广播剧《阿炳》中阿炳的伴演者)、电视台的龙图(电视剧《半边楼》的导演)以及曹宏(当时《文学芳草地》节目的男主播、现为《西安文理学院》副院长)以及电台的李铁旺老师等。台长正在给大家谝着作家陈忠实和《白鹿塬》。大意是陈先生的长篇小说、新作《白鹿塬》已经写完,很快就要在《十月》或《当代》上刊登,单行本也快要出版。看过作品的批评界人士对陈先生的这部作品评价很高,说是可以与“三红一创”的某部书相媲美。台长看见我,马上对我说他已经和陈忠实先生联系好了,让我以陕西人民广播电台文艺部文学专题节目《文学芳草地》名义对陈老师做个录音采访,做个专题,下周就安排播出。让陈先生向电台的广大听众文艺爱好者和文学青年谈谈《白鹿原》的创作心得、花絮,讲讲书里书外的故事。并反复交代说这是一次重要采访,让我一定要认真和重视起来。

 

(原创)徐志刚撰写文章悼念著名作家陈忠实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我应约来到了先生位于建国路作协的家。采访也很顺利。先生平易近人,丝毫没有大作家的派头;采访中最难忘怀的是先生的真挚、朴实、谦和以及言语的机智幽默。采访中,先生先是谈了魔幻现实主义、谈了《百年孤独》以及《百年孤独》的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对他创作《白鹿原》的影响;谈了他为了创作《白鹿原》这部作品的六七年里所付出的努力和汗水、说为了准确掌握当时的历史把陕西关中道42个县的县志都看完了;谈了他写到娥儿被刺死时那一声“啊……大呀……”他眼黑目眩好像也要死去的痛苦和心里的难“唱”……在谈到城里和农村时,先生十分坦诚地说他不喜欢城里,喜欢农村;喜欢泥土,他离不开土,土虽脏,可里面有生命;城里砖虽看似比乡下的土干净,但那是死土、没生命的。说他一到城里就不舒服,一回农村就高兴,说他是属于农村的。采访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先生情绪一直很饱满,几乎回答了我提出的所有问题,丝毫不计较初出茅庐的我在采访中露出的幼稚和不专业。

 

(原创)徐志刚撰写文章悼念著名作家陈忠实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在采访即将要结束时,我问先生:

按目前评论界给《白鹿原》下的结论,《白鹿原》是一座文学高峰的话,您下一个文学高峰会在何时到来?或者说您对今后的文学创作有何打算?

先生听完我的问话沉吟良久。老半天过去了,先生才深深的吸了一口雪茄说道:

假定说《白鹿原》是我文学创作的一个高峰,那下一个高峰到来之前一定就会有一块洼地。目前,我很难说我下一个文学高峰会何时到来?或许还会不会有那么一座高峰。眼下,我可以说我还没有下一步的创作,因为当我把《白鹿原》这部书的书稿杀青付梓后,我的五脏六腑都像似被掏空了,我的整个人的身体一直呈现着一种类似虚脱的感觉。我想,我很可能再也不会动笔去写任何东西,这起码是一个相当长的时间……

 

(原创)徐志刚撰写文章悼念著名作家陈忠实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我的五脏六腑都像似被掏空了,我的整个人的身体一直呈现着一种类似虚脱的感觉”——我现在还能忆起当时先生这番话给我带来的震撼,我记忆的图像里至今还清晰的浮现着先生眼睛里那转瞬即逝的泪光……

回头看,仅凭批评界对《白鹿原》的评价安排的这次的采访无疑是先天不足和有缺陷的。一是因为我在采访前没有看到过《白鹿原》的任何文字,二是我虽在电台工作,但当时的水平大致就相当个文学青年,三是本身就没有想到对这部作品进行更深层的挖掘。因而对这部伟大作品的文学或曰社会学意义在节目中丝毫没有触及。但节目播出后,广大听众的反应却十分强烈。是先生朴实、真挚和平易近人的作风和魅力以及《白鹿原》本身所具有的精彩掩盖了采访的缺陷。尤其是先生在采访的最后就下一步创作打算时所说的那两句话,一直牢记在我的心里,鞭策着我;让我至今对文字、对写作心存敬畏。

 

(原创)徐志刚撰写文章悼念著名作家陈忠实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今天,陈先生走了。尘世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再也不会聒噪着他了,他终于可以解脱和安息了。但他在《白鹿原》里通过对上个世纪初生活在白鹿原上白佳轩、鹿三、田小娥、黑娃和朱先生等人的生活命运所表现出的爱与牵挂所折射出的对国家、对民族的大爱、大悲悯还在,尤其是对这个多难的民族未来命运的忧虑还在。他的离世再一次让人们走近他,走进了文学的陈忠实,精神的陈忠实,历史的陈忠实和作家的陈忠实。也是最爱我们和我们最爱的的关中汉子陈忠实、爷们陈忠实、乡党陈忠实。在我这篇文字就要结尾时,借用诗人臧克家在《有的人》中写到的那样,陈先生会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愿陈忠实先生在天国安好!

201652(半耕园痴懒斋)

(徐志刚,曾任过记者、编辑,著名书画评论家,现供职于西安市级某机关)

(原创)徐志刚撰写文章悼念著名作家陈忠实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