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日志

 
 
关于我

顾克美。男。江苏建湖人。大学文化程度。2004年转业至西安地税。在部队从事10多年新闻宣传摄影工作。是第十二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得主。发表千余万字文章和数百幅新闻摄影作品。三次荣立三等功。一次荣立二等功!专题收藏红军长征史和开国将帅史资料数万本。现为中国书法媒体联谊会理事、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协宣传外联委员会委员。陕西省书协官方网站特邀记者。西安地税书画协会副会长。商洛市文联特邀文艺评论员。商洛学院红军长征史料馆馆长。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烽火年代》-开国中将徐深吉在商洛战斗情况记载  

2016-04-03 10:00:13|  分类: 顾克美撰写《开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烽火年代》-开国中将徐深吉记录在商洛战斗情况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顾克美 编辑

   《烽火年代》,徐深吉著,蓝天出版社 19936月第一版 

四、漫川关突围

1932年11月2日,我军西进到鄂、豫、陕交界处的南华塘地区,准备在此建立根据地,休息了3天。11月5日,国民党第四十四、一、五十一、六十五师等部,又围追上来了,我们打了一仗,看来在这里建立根据地不可能了,就想通过漫川关,进到汉中地区建立根据地。于是,我们摆脱敌军的三面包围,向漫川关推进。

11月11日,我军进到漫川关以东这康家坪、任岭地区,发现敌陕军3个团已占据漫川关防守,堵住了我军前进的道路。敌军第一师两个旅则由郧西进到漫川关东南任岭、雷音寺、七里峡、古庙沟一线,与我十二师先头部队激战,11月12日,敌第四十四师占领漫川关东北张家庄至马家湾一线,进行拦截,与我七十三师二一九团激战;敌第六十五师、五十一师则经漫川关北之石窑子向南压。敌人已形成四面包围了,企图围歼红军于康家坪、任岭10余里悬崖峭壁夹谷中。形势十分危急,张国焘沉不住气,提出分散突围的错误主张。徐向前同志认为分散突围好比把一大块肉切成小块,被敌人一口一口的吃掉,集中突围这一大块肉敌人一口吞不下,只有集中突围,打开一个缺口,全军突出去。这一正确意见,得到方面军政委陈昌浩同志支持,张国焘也就

不坚持他的意见了。徐总指挥命令十二师许世友任团长的三十四团担任主攻,七十三师韩金城任团长的二一九团配合三十四担任主攻,七十三师韩金城任团长的二一九团配合三十四团,目标指向敌第四十四师阵地猛攻。红十师和红十一师部队,各自坚决抗击当面敌人的攻击。主攻部队立刻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全线响起了激烈的枪声、炮声、手榴弹声、冲锋号声、杀喊声,山摇地动,震耳欲聋,硝烟弥漫,战火纷飞。紧接着,以肉搏战杀退敌人之猛攻。三十四团在二一九团配合下,经过多次反复冲杀,终于在敌第四十四师两个旅之结合部夺占了北山垭口,杀开一条血路,为全军突围打开了通道。敌人反复争夺,企图封闭这一缺口,均被我杀退。敌人组织猛烈的火力封锁,但天已黄昏,我全军指战员冒敌火力封锁,安全突围出来。再次打破了敌人围歼红军的企图。徐向前总指挥在这一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挽救了红四方面军。徐向前同志在指战员中的高度威望,就是在长期的战斗和他崇高的品德树立起来的,所以不管遇到什么危急,人们见到徐向前同志来了,就信心十足。

11月12日晚,我军从漫川关地区突围出来,翻越野狐岭,向东北转移,抢占了竹林关。这里是个很重要的地方,向东,沿丹江顺流而下,可以到商南;向西,沿丹江支流银花河逆流而上,可以到山阳;向北,沿丹江逆流而上,可以到龙驹寨(丹凤县)。上述几个方向都是比较大的道路,沿途人口较多,给养容易解决。但敌人注意重点在西北而堵击,我军向东北进占竹林关,是出敌人意料的。

五 一过秦岭战关中

11月13日,我军由竹林关出发,计划经龙驹寨向商县推进。敌人见我占领竹林关后,进占了龙驹寨,堵住了我军向北的去路。向西是山阳,离漫川关比较近,可能遇到敌人的堵击。剩下的,只有西北进秦岭山区走小路。攀岩涉水,日夜兼程,有的道路骡马通过都很难,我们总指挥部山炮营的山炮,各师迫击炮连的迫击炮实难带走,以致影响部队前进,同时炮弹很少,于是决心把它暂存在深山沟,埋藏在土里,部队轻装前进。经过两天的的艰苦跋涉,到了商县不远的地方。这里山比较低些,河川比较宽些,人烟较密,筹备给养不成问题。部队刚进入村子准备宿营,又来命令马上出发。这时候部队很疲劳,又饥又渴,但来不及做饭,干粮也没有了,怎么办?我们看到老乡的房子里挂了很多小柿子,当地老乡叫“火柿子”,真好看,火红发亮。我们团的几个领导同志商量买柿子吃。立即通知各营、连买柿子吃,团部也买了些,果然很好吃,我一个人吃了3大串,有四五十个,很解渴,又充饥,大家都说好吃,吃完后,部队又出发了。

11月15日,我们进到商县以西之杨家斜,休息了一天,吃了两顿饱饭,每人备足了一袋干粮,为继续贯彻到汉中的计划,决定南下出柞水、镇安地区。走到凤凰嘴以东之牛王寨时,得悉敌第一师已占领了山阳、凤凰嘴。看来从南面去汉中亦不可能。于是,调头向北转,经曹家坪、丰家河沿着不大金井河逆流而上。开始水比较深些,有小木桥,再往上走水浅了,就没有桥了,水里放几块石头,一脚一块的跳过去,人少白天可以,大部队人多,夜间就不行了。为什么呢?走这种石头上过河,每个人很自然地要停一下看看。摆好步子、一步步的走,这样就要延长一点时间。如果一个人延长3秒钟,20个人就延长1分钟,1分钟少走100多步,200人就少走1000多步,几千人,上万人多少步啊?未过河的人就得站着等,过了河的人就要跑步赶,要跑很久很久才能赶上队,搞不好就掉队,失去联络耽误大事了。军队的行动就是要守时间,时间就是胜利。因此,只有把石头搬掉,趟水过河,河水浅了,河道也窄了,沿河的小路,不断与河水交叉。这样,就使部队不得不在河水里趟来趟去。有一段水和路交叉最多的,当地老乡叫它“72道脚不干”。其实哪里只有72道呢?一天走的也不止72道。我们走了好几天,才离开这河沟。向北上山翻秦岭,谁知过了多少道河啊?反正过河就要趟水。11月下旬的山区气候,一双脚发、半截腿泡在冰冷的水里,不是一天,而是几天。草鞋、袜子,绑腿、裤腿都是湿的。在经刺骨的霜风一吹,指战员的脚裂开四五毫米宽的血口子,没有鞋子,打草鞋也没有时间,不少同志光着脚走路,痛的像刀割,咬着牙走。看到这情景,铁石心肠也要心酸。再加上身着单衣,吃不上饭,连续行军,部队非常疲劳,有不少的同志得了病,作战负了伤要继续走。我们的干部把自己的乘马让给伤病员和体弱的同志骑,上山时马背上驮一人,马尾上拉一人,干部和战士一样走路,脚上的裂口和战士一样,饥饿疲劳也一样,打仗冲锋一样。真是同生死,共患难。所以我们这个军队打不垮,拖不烂,难不倒,能战胜一切敌人,克服一切困难,就是靠团结一致和崇高的革命理想。巍巍秦岭,是黄河、长江的分水岭。向北流经灞河、渭水河下黄河;向南流经丹江、汉水下长江。在此期间,鄂豫皖革命军事委员会改称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

我们从老屋附近,翻过了秦岭以后,又走了两天,到何家山附近的山梁上,向北一望,是一眼看不到边的平原,向导告诉:那就是关中平原,远远地一片烟雾沉沉的地方,就是西安市,离这里只有十几里。啊,这就是800里的秦川,真是名不虚传。我们“兵发长安”,这里是许多朝代的帝王建都的地方,兵家争夺的重地。

快要出秦岭,我军4个兵分两路,十一师和十二师为左路,七十三师和十师为右路,左路出库峪口,右路出汤峪口。

11月27日下午,我们七十三师出汤峪口。这里村子比较大,关中平原村庄很稠密,地里都是葱绿的麦苗。据老乡说这里出小麦、棉花。老百姓穿得不错,深蓝色棉袄、棉裤,扎住裤腿,头上由后向前扎条白毛巾,脚上穿的是黑布鞋。气候不太冷,但刮风就带沙土,比较干燥,人口多筹粮没问题。

我军突然出山口,西安敌军紧张直起来。第十七路军总指挥兼陕西省主席杨虎城急令孙蔚如第十七师调兵到王曲、子午镇阻击。同时,敌追击部队第一师、五十五、四十四、五十一、三十五师也蜂拥而来。第二师、四十二师由陇海路匆忙西进,看来情况又紧张了。这时我们不知道陕北有红军,根据地,只是沿着秦岭北麓向西走。我七十三师走前面,二一八团的前卫,我率领第一营担任尖兵任务。

11月28日上午,走到离西安南30余里的王曲镇,一营前面的师部便衣特务队队长报告:前面发现敌人。我命令他们继续监视敌人,并表明敌兵力。我拿望远镜一看,果然是敌人的行军纵队数百人,向我方前进中,后续看不清,立即派通信员向团长报告,并建议派第二营迅速沿秦岭山边同第一营齐头并进,对敌人取包围态势。通信员回报,团长答复知道了,告诉第一营继续前进。但是,我没听见说采取措施。距离敌人渐近了,敌后续不断,看不到头,我命令第一营准备战斗,同时再报团长并建议采取措施。结果还是无动于衷。眼看敌人接近了,我命令第一营就地展开依托两条地坎子(附近既无高地,又无村庄)。敌人兵力较大,约1个团展开从西、南两个方向向我第一营压来,遭我坚决阻击后,敌人又分出100余人向我第一营北面形成三面包围。我第一营为钳制敌人,掩护团主力作战,原地坚决抗击。同时发现敌主力2000人兵力,由南面山边上跑步向我团主力急进,很快展开攻击。由于李德堂团长没有采取措施,团主力在敌人优势兵力攻击下,顿时混乱向后退。在师主力上来以后才将敌击溃,我第一营发起反攻,配合师主力歼灭敌人1个团又1个营。我团缴获迫击炮2门,重机枪2挺,步枪400余支,子弹数万发,这次打的敌人是1个混成旅和1个特务团。

战斗结束后,就地宿营,当日晚8时接到西北军事委员会的命令:“二一八团团长李德堂临阵逃脱,撤职查办。任命二一八团副团长徐深吉为该团团长”。李团长被当场带走了,我们正在沉思中,团政委陈少清又拿起命令看,边看边说:“李德堂同志是位较老的团长,太傲慢,看不起我们这些年轻的,说话听不进,自己犯错误受到处罚事小,革命受损失事大,太可惜。”这一夜我们没睡觉。首先是研究调整干部,整顿部队;然后是处理今天缴获的武器。因为部队1个多月紧张的行军,作战不断的减员,这些武器带不走,又不能再留给敌人,只好连夜处理掉。迫击炮埋在土里,机枪拆开扔在好几丈深的水井里,步枪托当柴火烧饭,枪筒子和零件扔到深井里。忙了一夜到凌晨5点多钟,觉得困了,但天已快亮了,部队开早饭后,集合出发了。前进方向仍是向西,继续沿秦岭北麓西进。今天我们师的行军次序,二一八团由前卫改为本队。

11月29日,全军后卫是十一师,走到子午镇,又被敌人第十七师截断,走在前面的十师一部和三十三团立即调头回来配合十一师主力,将敌击溃,我军继续西进。连日行军没有休息,敌人追截堵逼得很紧,随时都有发生战斗的可能,气氛比较紧张。

12月1日,我军自鄠县南之彷徨镇,分为前后两个梯队西进。前梯队刚过去,后梯队十师和十二师走到炉丹村一带时,又被敌第一师两个旅截断。同时敌第六十五师和第四十四师由东面,第十七师和第四十二师由北面压过来,形成三面包围,南面是秦岭山坡陡峭不易上去,情况十分危急。徐总指挥即令前梯队十一师和七十三师各以1个团兵力,配合后面的十师、十二师夹击敌人。激战通宵,终于击溃了敌人,毙伤敌第一师团长以下官兵数百人,全歼陕军1个警备旅,俘其旅长以下官兵数千人。由于行军情况紧张,给养困难,这些俘虏来不及改造补充部队,只好经过短期教育后全部释放了。这次战斗我军伤亡不少,十师代理师长曹光南同志英勇牺牲了,十一师政委李先念同志负了伤。战斗结束后,继续西进。敌人继续追击,前面周至县境内有敌骑兵堵击,情况仍然紧张。

接到中央11月27日来电,指出四方面军应“在鄂豫陕边建立新的根据地,继续向西入陕与长期行动是不适当的。”根据当前情况不可能转回鄂豫陕边,遂决定掉头南进到汉中地区建立根据地。


     徐深吉,1910年1月31日生于湖北省黄安县(今红安)七里坪区徐家河村。六七岁起入私塾,断断续续读书近10年。大革命时期入农民夜校,开始接触进步思想。1927年加入当地农民义勇队,参加黄麻起义。1930年8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红4军交通队排长、第11师31团连长,红25军第73师217团营长、218团团长,参加了鄂豫皖苏区反“围剿”和黄安、苏家埠等战役。1932年随红四方面军西征转战进入川北。次年调任方面军总指挥部参谋,主办教导大队(随营学校)。参加了川陕苏区反“三路围攻”、反“六路围攻”斗争。长征中曾任川西北阿坝区警备司令员,红军大学高级科学员、军事主任兼教育长,红31军第91师师长。到陕北后,率部参加了山城堡战役。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第129师771团团长,先后参加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等战斗和晋东南反“九路围攻”。1938年6月任第129师独立旅旅长,青年抗日游击纵队副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新编4旅旅长兼冀南军区第二、第四军分区司令员。参加了创建冀南抗日根据地的斗争和磁武涉林等战役。1941年1月奉命率新4旅南援新四军。皖南事变后停止南下,在鲁西地区开展工作。同年9月参加冀南秋季战役。1942年奉调太行地区工作,在永年以西地区作战时负伤。1943年任抗日军政大学第六分校校长,参加了林南战役。翌年到延安入中共中央党校学习。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冀鲁豫军政大学副校长兼冀南军区司令员。1948年夏因积劳成疾,离职住院就医。1954年2月起任华北军区副参谋长。1955年3月任军委空军副司令员,主管空军后勤工作。“文化大革命”中,他坚持真理,实事求是,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了坚决斗争。1967年4月被“打倒”,诬定为“走资派”。1969年10月被逐出北京到江西南昌劳动。1973年3月得到平反,5月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1975年任北京军区顾问。1985年7月中央军委明确其享受大军区正职待遇,1986年12月离职休养。退居二线以后,在古稀之年仍孜孜不倦地工作着,具体领导编写、修改红四方面军战史,撰写革命回忆录,关心青少年教育事业。1980年底,在秦基伟领导下与罗应怀等组织编写出版了《艰苦的历程——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革命回忆录选辑》。1984年又与王政柱、罗应怀领导红四方面军战史修改委员会办公室工作,经过10年努力,出版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人物志》及战例选编、烈士名录、资料选编等共10册800余万字。

    是中共七大、八大代表,中共第十一、十二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

    1955年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2000年8月8日在北京逝世。

    著有回忆录《烽火年代》。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