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日志

 
 
关于我

顾克美。男。江苏建湖人。大学文化程度。2004年转业至西安地税。在部队从事10多年新闻宣传摄影工作。是第十二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得主。发表千余万字文章和数百幅新闻摄影作品。三次荣立三等功。一次荣立二等功!专题收藏红军长征史和开国将帅史资料数万本。现为中国书法媒体联谊会理事、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协宣传外联委员会委员。陕西省书协官方网站特邀记者。西安地税书画协会副会长。商洛市文联特邀文艺评论员。商洛学院红军长征史料馆馆长。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张国焘著《我的回忆》记录在商洛战斗情况  

2016-04-10 21:56:10|  分类: 顾克美撰写《开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张国焘著《我的加快》记录在商洛战斗情况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顾克美拍摄,张贵成录入,顾克美校对

《我的回忆》,张国焘著,东方出版社出版,20043月第1版。

 

四次围剿与西行五千里(节选)

我们向全军解释,打回鄂豫皖区既一时无此可能,便只有向西寻找新的根据地。我们要求全军人员,将平日行军随身携带的干粮袋子,装足三天的用粮,缺乏子弹或破旧的枪炮,伤病的马匹等,都须抛弃,一批受伤干部,也加以遣散(在河口附近负伤的陈赓,就是在那时离军赴沪就医的)。这样,我们的队伍就轻便的多,作战行军,两得其便。

我军经河南的西南——新野、邓县、淅川——向陕鄂边境进发。豫西南一带是民团势力统治的地区,各村落多筑有城垣防御,对于兵匪的骚扰,他们有抗拒的力量。我军第一次在新野境内宿营时,他们就闭门不纳,经过交涉和显示我们的射击技术之后,才获得民团的让步,和我们成立了协议。其要点是:我军可以在沿途各村庄借住一宿;购买粮食,须付现款,损坏东西,按价赔偿,不得利用村庄作战等等。民团一方则应允不勾结白军来向我军暗害。这样一来我们在鄂西南行军,就一直没有受到民团的阻挠。

我军由淅川到达豫陕交界的紫荆关,为敌防军所阻。我们表演了一番佯攻动作,马上即折而向西,以漫川关为目的地。这一带是崇山峻岭地区,历来为绿林好汉出没之所,土地贫瘠,居民稀少,除玉蜀黍外不产其他农作物,交通更只凭羊肠小道,漫川关就是这块鄂陕边境上的险隘所在。

我军到达漫川关附近时,又为敌军凭险设防所阻,一经接触,我们就知道这是敌军嫡系主力的一部,便立即停止前进。先行查明敌情,好不容易在山林中寻着了三个老百姓,略加讯问,就发现这三个人原来就是敌探。我们予以优待,保证决不加害,只希望他们能吐露一些敌军的情况。这三名敌探中的一人,曾因欠缴损款,在数日前被当地保甲长私自打了几十军棍,背上尚留有伤痕,我们没有费很多的唇舌,他就尽情说出了他所知道的一切。

据他说,敌军准备把我们逼到漫川关附近的山谷中,截断我们的出路,使我们没有粮食,然后以强大的火力,歼灭我们。他们所部署的兵力,在漫川关正面的是刚从郧阳大路来的胡宗南师,在我们后面追击的则为XX两个师,山谷南为XX两个师,山谷北是萧之楚的两个师。两天以前当地保甲长并曾严令居民带着粮食逃避,实行他们坚壁清野的办法。他又告诉我们,漫川关的右侧离这里三十里地方,有一条险要的小路,通山谷外的陕西境,如果萧之楚部尚未赶到那里布防,是比较容易通过的地方。

这个敌探所讲的话,证之于我们所直接获得的情报,相当可信。于是,我立即下令由陈昌浩率领一团人,迅速夺取漫川关右侧的小道。陈昌浩的行动极为敏捷,约一个半钟头,他就带着十余骑扼守住那条小路的隘口了。萧之楚部迟到一步,那里的高地已由陈昌浩这十余骑占领,居高临下,萧部先头部队成为我军俯击的目标,乃不得不转而占领隘路口对面的一带高地,这样,他们还是可以控制这条通向陕西的险径。但陈昌浩所统率的那团人跟着赶到了,立即与萧部展开了山头争夺战,结果,所有能控制这条小路的山头都为我军所占领。

我们控制了这条小路,脱离了敌人的圈套,避免了一场可能不利于我军的战争。尽管敌人的包围部署并不算得严密,就是发生更大的战斗,我军也可能有其他办法与敌周旋,但循小路溜走,究竟是当时最便利的途径。敌军却白辛苦一场,毫无所获。追击我们的敌军数量显然减少了,他们经过长期的行军作战,特别是在山岳地带行进,显得疲劳不堪,掉队的极多,现在又不能如愿以偿,更显出了垂头丧气的狼狈之态。

我军的避战行动,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当我们乘夜通过这条小路向北行进时,因道路崎岖狭窄,仅能容一人一骑通行,前进速度极低,直至翌晨,我军的“大行李”还没有通过(“大行李”是军中通用的俗语,主要是指炊事班和炊事工具),敌军的机关枪却已射到小路上来了。为了避免人员的伤亡,我军迫得放弃难于运输的炊事工具,让炊事人员迅速的跑过去。此后,失去了炊事工具,我军就只有借用民间的锅灶了。这样一来,引起了许多困难,而且因此降低了我军的政治纪律。

与我军争夺这条小路的萧之楚部,疲惫不堪,行动相当缓慢,但因奉着严令,仍积极向我掩护部队进攻。我军志在迅速通过小路,无意与敌纠缠,因此,我们掩护部队的数量很少,最前线的一排只有官兵共二十六人,不幸在这次山头争夺战中,全部阵亡。他们完成了阻拦敌人前进的伟大任务而捐躯,使全军大为感动,赐之为“英雄排”。敌军至此知道我军的英勇斗志并未稍减,便也就气馁了。

那时已是九月下旬,秋风瑟瑟,我军由鄂豫皖区而来一直都穿着夏服。通过高山隘路时,全军战士都感觉寒冷彻骨,乃破例准许战士在山地上烧玉蜀黍秆子取暖。添配冬服是我们燃眉之急的问题。

陕鄂边境的山岳地带,虽然利于与敌周旋,但异常贫瘠,粮食布匹均感缺乏。我们为了解决冬服问题,乃向较富庶的陕南地区——丹凤商县雒南等县行进。

我们这个大探险队在这一带过了一段流浪生涯,有时与敌军玩玩捉迷藏的“游戏”。当时敌机侦察已大减少。敌军占据了各个县城和重要市镇,并扼守要道,拦阻我军前进。我军忽而向东,忽而向西,到处钻敌军的空隙,以小股游击队,四出活动,出没无常,使敌军穷于应付。

我们要在陕南地区找寻立足之地,但旋即失望了。这一带的粮食虽然不感缺乏,盛产柿子等类水果,我军几个月没尝水果滋味,乃大啖柿子,朵颐为之大快。但冬衣问题仍然不能解决。此地不产布匹,纺织手工业少得可怜,当地人民平素仍然不能解决。此地不产布匹,纺织手工业少的可怜,当地人民平素布料已经不足,自无力供给军用。而重要城镇既为敌军所占,也无法从外地补充。

眼看严冬就到,冬服不能补充,我们便都要冻死陕南山头,乃决定前往川北。但东面是敌人势力雄厚的地区。西面北面则气候严寒,更不能获得面料,我们必须由陕南越过秦岭,先到关中平原地区,将尾随我们的敌军吸引开去。翻过秦岭进入汉中之后,再越过巴山而到川北。这样兜一个大圈子,才能摆脱无数的追兵,在川北立下足来。

厘定这个计划的时候,我曾求教于一位绿林老英雄。他住在商县之北的一个村里,是一位年约六十的老者,当年是杨虎城等好汉的前辈,现时退休在家,务农为业,他熟悉这个广大区域的情况,对造反者也极为同情。

这位老英雄根据他的常识,再三剖析,认为到汉中地区是上策,但他说由这里向西到汉中都是险道,沿途给养不易解决,更要提防少数敌军凭险扼守通路。如果路经关中,再翻过秦岭到汉中,要谨防关中敌军据险阻拦。如果我们一停留,包围的敌军将愈聚愈多,更无法解决冬服问题。他这些看法,坚定了我们必须直到川北去立足的打算。

我军循着商县通西安的大道前进。经临潼西安南境,沿秦岭北麓西行。在子午镇与陕军作战,在盩厔县附近又与胡宗南部混战一昼夜。胡宗南部尾追不舍,由漫川关跟踪我们,由西安到盩厔县的途中经常拦锁我们的去路。我们一一突破了敌人的关口,最后在盩厔县西面地区,翻越秦岭,向汉中城固县进发。秦岭这座大山,崎岖雄伟,山峦重叠,翻越极为不易。我军两次宿营山中,穷山荒野,似乎都在考验我们的体力和勇气。

在秦岭的南麓,汉中陕军凭险设防,扼守山口,意图将我们困死山中。但我军以势不可当的冲锋,将敌人打得四散奔逃,更乘势追击到城固附近,沿途尽是敌方溃兵,大路上到处是遗弃的枪支子弹。但当时我们已无余力去照顾这类东西,乐得做个顺水人情,要溃败的陕军,捡回他们的枪支,赶快回南郑去,并告诉他们,我们的敌人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无意与陕军为难,亦不愿争夺陕军地盘。

(注:漫川关在陕西山阳县东南一百二十里,接湖北郧西县界。)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