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日志

 
 
关于我

顾克美。男。江苏建湖人。大学文化程度。2004年转业至西安地税。在部队从事10多年新闻宣传摄影工作。是第十二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得主。发表千余万字文章和数百幅新闻摄影作品。三次荣立三等功。一次荣立二等功!专题收藏红军长征史和开国将帅史资料数万本。现为中国书法媒体联谊会理事、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协宣传外联委员会委员。陕西省书协官方网站特邀记者。西安地税书画协会副会长。商洛市文联特邀文艺评论员。商洛学院红军长征史料馆馆长。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致敬!我的老兵父亲申安河  

2015-08-29 07:03:47|  分类: 顾克美谈社会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致敬!我的老兵父亲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顾克美编者按:我的微信朋友申锁利写了篇文章《致敬!我的老兵父亲》。回忆他父亲老人家参加抗日战争的全过程。我又通读开国中将孔从洲回忆录,事实准确。今天在我的宣传展播平台中对外正式发布这篇文章。向抗日老兵敬礼。配图为陕西省书协副主席麻天阔书写作品《抗战》。)

 

                                            致敬!我的老兵父亲
 
                                                   ◎申锁利
   

       我父亲申安河年轻时是一名抗日战士。他扣动扳机镇定自若,几乎弹无虚发。他抱着机枪突突突扫向哪儿,哪儿就有敌人倒下,他感觉解恨极了。常常战斗结束硝烟还未散尽,他就兴奋地欢呼雀跃,将帽子和鞋子扔向半空,扯开大嗓门呼喊:小日本死光光,嫽得太!
       小时候,父亲曾不止一次向我们讲述过他抗日打鬼子的情景,邻村的篾匠张世勋也说:“在战场上打起鬼子,你大就像猛虎下山一样,眼里冒血,常一个人抱着机枪往前冲,和鬼子拼刺刀,他一人就捅死了八个。”张是父亲的战友,大我父亲 3岁。
       我父亲回乡后除了种地,还榨油、做豆腐凉粉卖,以此养家糊口。我们那一带的村村寨寨,常回响着他洪钟般的叫卖声。
       父亲的大嗓门是出了名的,他说,战场上枪林弹雨,炮声隆隆,战友间相互关照,口传长官命令,嗓门不大可不行。几年兵当下来,高喉咙大嗓门已经成习惯了,改不了。
       对于参军打日寇的这段经历,父亲轻易不给人讲,即使给我们讲述,也是在晚上。多少个漫漫冬夜,寒风呼啸,雪打门窗,我们坐在热炕上,在父亲的讲述中沉沉睡去。
       父亲生于 1916年,有姐弟四个,大哥在凤翔军阀党玉琨(外号“党拐子”)部当兵“吃粮”, 1928年 5月在雍城守卫战中阵亡。二哥自幼过继他人。父亲农忙帮祖父料理二亩薄田,农闲给富户人家打短工。
       1939年 9月,国民政府凤翔县贴出告示,为抗日前线征兵。因父亲早已听闻日寇占领我大片河山,打到河南的消息。他情绪激昂,欲凭热血之躯上前线杀敌,但因是家中唯一男丁,不能服兵役。后来,保长找到他说,如果他决心上前线,可让他顶替一富家公子的名额。保长称,替人“卖壮丁”  的回报是一石半小麦。父亲告知祖父祖母,二老坚决不同意,言称父亲如果去给国民党当兵,他们就跳井寻死。一连七天,父亲左右为难,寝食不安。第八天天麻亮,他拿定了主意:去!男子汉大丈夫只有赶走日寇,父老乡亲才有好日子过。
       就这样, 1939年 12月的一天, 23岁的父亲和上千名陕西男儿一起开拔山西中条山抗日战场,被编入国民革命军第 4集团军第 38军独立 46旅,担任2连机枪手。孔从洲是他们的旅长。孔是西安灞桥人,比父亲大 10岁,庄户人家车把式出身,传奇故事多得能装几背篓。他曾打响“西安事变”第一枪。
       1941年 5月,父亲的部队番号变为38军新编 35师,孔任师长。部队也由山西中条山开拔到河南郑州,参加豫中会战。就在此战中,和鬼子拼刺刀父亲腿部受伤。 1945年 4月,新编 35师的番号又变为 55师,孔还是师长,父亲被提拔为 3连机枪班班长,不过部队却移师河南巩县。
       1946年春天,孔从洲调任 38军副军长,明看是升职了,实际上是蒋介石玩的权力手腕,转着弯儿削了他的实际兵权。“老蒋认为我们 55师不是他的嫡系,是杂牌军,和共产党有联系,要收拾孔师长哩!”有一天,刘连长告诉包括父亲在内的几个班长,要他们有个准备,追随师长起义反蒋。
      1946年 5月 15日夜,战马上的孔从洲高声郑重宣布:日寇投降了,内战又开始了,为了自己人不打自己人,我决定投奔共产党。谁愿意就跟我走,不情愿的自寻出路!
      不料,当晚孔从洲起义的消息传出,蒋介石嫡系部队闻讯赶到,疯狂截杀,血流成河。起义部队很快被打散,父亲所在连队只剩下四十多人,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起义主力了。刘连长吼道:“我们先想办法避开追杀,各自逃命!”
        深夜,父亲敲开一家山民的门,用两个馒头换来男主人一身破衣穿上,并背上一只装满山药的竹篓,扮成采药农夫模样,由巩县蔡家山南侧踏上西行的回家路。归途漫漫,一路凶险。大道不敢走,只能抄小路。篓内山药风干,品相不佳,又换青豌豆,迷惑路人。饿了,给人家
       干活挣口饭吃,渴了,掬一捧泉水解渴。路遇蒋军盘问,巧妙搪塞,总算有惊无险。一月后,父亲回到了阔别七年的家乡——凤翔县虢王镇槐林村。    
       上世纪 80年代初,农村分田到户后,父亲让我和二哥带他去过一回西安临潼,到骊山“捉蒋亭”看了看。感慨万千的父亲,对国民革命军的感情非常复杂,无法描述。但他说很想到山西中条山去看看,因为在芮城、平陆几个县的山沟里掩埋着两万多关中愣娃的尸骨。那些战友曾与他并肩作战、朝夕相处。但因生计所迫,我一年一年忙碌,终没有满足父亲去中条山凭吊死难战友的心愿。
    2003年 10月,父亲走了,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想到他未了的心愿,我心里万分愧疚。
       今年适逢抗战胜利 70周年,我想起了父亲,感到十分骄傲和自豪,因为他虽然一生普通而平凡,但在国家的危亡之际,尽了一个公民的责任,也不枉做了一回热血男儿。
        致敬!我的老兵父亲。

  评论这张
 
阅读(544)|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