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日志

 
 
关于我

顾克美。男。江苏建湖人。大学文化程度。2004年转业至西安地税。在部队从事10多年新闻宣传摄影工作。是第十二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得主。发表千余万字文章和数百幅新闻摄影作品。三次荣立三等功。一次荣立二等功!专题收藏红军长征史和开国将帅史资料数万本。现为中国书法媒体联谊会理事、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协宣传外联委员会委员。陕西省书协官方网站特邀记者。西安地税书画协会副会长。商洛市文联特邀文艺评论员。商洛学院红军长征史料馆馆长。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赵寿山将军嫡孙赵武原专谈“八百壮士跳黄河”  

2015-08-28 07:58:10|  分类: 顾克美谈社会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08月28日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与 抗日名将赵寿山之孙赵武原,高桂滋之女高士洁,冯钦哉之孙冯寄宁合影留念

中国红军长征史资料收藏家 顾克美 

       自著名画家李新安老师公开发表画作《八百壮士跳黄河》以来,我先后写过多篇文章认证画作《八百壮士跳黄河》没有历史文化意义。我是从历史的真实性角度出发,对历史负责,去伪存真,才以自己的学术素养撰写评论文章。但是,受到了些不公正的待遇。

       为了能够认证我撰写文章的真实性与有效性,我多次请忘年交、著名爱国将领赵寿山嫡孙赵武原同志出面撰写文章,以论述八百壮士跳黄河的历史虚无性。几年来,我多次采访过赵武原同志,也随赵武原同志参加过多次活动。

       2015年8月28日,赵武原同志撰写的文章《也谈“八百壮士跳黄河”》正式公开。我将我们多年来交往所拍摄的图片配发在文章中,以飨读者,同时告知读者,八百壮士跳黄河这一说法确实在历史上是不存在的,所以由此产生的书籍与画作自然已无任何历史意义。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赵武原先生留言:“一位史学界有权威的领导看过"也说800壮士跳黄河"后,给我回复说:" 歪曲历史,丑化陕军,小说艺术渲染尚可,无良专家虚构历史可恶,道听途说老兵无知可悲。谁查过战报,别说八百,一千人牺牲,就是三五十个士兵阵亡,都有记载,有时几个人伤亡都有上报,请求抚恤,补充枪械和兵员。上世紀八十年代,好多将官健在,都沒有回忆,今天一些老兵怎么啥都清楚?无良知专家,你要干什么?"如果朋友们认同,请转发给更多的人。”

 

 

也说“八百壮士跳黄河”

赵武原

       近几年来所谓“八百壮士跳黄河”的故事越传越神,人数越传越多,很多人甚至将其当成真实历史来讴歌,大有压过“八百壮士守四行”之势。

(原创)赵寿山将军谪孙赵武原专谈“八百壮士跳黄河”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1939年6月6日,日寇对中条山展开第六次“扫荡”。由于第四集团军仍然沿用国民党军队不分具体战况一律严防死守的陈旧战术,结果在日寇三十余架飞机和大炮的强大火力打击下,各部队都遭受严重损失,战局形势十分严峻。茅津渡及河南会兴镇后方补给站几乎被炸成一片焦土,强敌几陷中条山阵地,我军已很难立足。
       危急关头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果断换将,命令第四集团军的第九十六军和川军第四十七军,统归第三十八军军长赵寿山指挥。

2015年08月28日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2015年08月28日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赵寿山军长临危受命,制定出恢复中条山阵地的作战新方案。他依托平日形成的良好的军民关系和机动灵活的运动战,打击、消耗敌之有生力量,坚持与敌在中条山周旋。6月21日日军狼狈退出中条山,我军取得了第六次反扫荡的重大胜利。蒋介石为此通令嘉奖,卫立煌更是称誉赵寿山军长和三十八军为“中条山的铁柱子”,史称六六战役。

2015年08月28日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第四集团军在六六战役中共伤亡九千余人,其中九十六军官兵就占三分之二以上。所谓“八百壮士跳黄河”的故事就发生在该军的一七七师,具体时间为六六战役初期。战斗失利后跳黄河、渡黄河或者溺水官兵肯定会有,况且从众心理也会带动更多的人仿效之,毕竟人人都有求生欲望。但如果过分加以渲染,甚至扩大化、艺术化,好像跳的越多就越能感动人,那就不是真实的历史了。

(原创)赵寿山将军谪孙赵武原专谈“八百壮士跳黄河”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现在有些人就是在六六战役亲历者们凋零殆尽之后,搞“生者为大”(其实他们连真正意义上的“生者”资格都不够),将所谓“八百壮士跳黄河”人数越传越多,实在让人无法理解。不是说“跳黄河”的人越多就越革命,任何事物都有个度,过了这个度性质就变了。

2015年08月28日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首先,三十八军译电员车国光口述“中条山血战”中这样写道:“这时,一新兵战士大声高呼:‘弟兄们!宁跳黄河死,不做亡国奴’喊完奋身一跳,被吞没在岔怒的黄河之中。其余千余名已伤残无力拼搏的官兵,一个个大骂着鬼子,也都纷纷随黄河而去……”

(原创)赵寿山将军谪孙赵武原专谈“八百壮士跳黄河”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车国光只是三十八军一名译电员,不可能直接参加九十六军的战斗,又时隔几十年,口述内容中有一些道听途说、人云亦云成分在所难免。加之又经过别人加工整理,明显添加了很多凭空想象成分,听起来就像说评书一样。例如:赵寿山将军下跳棋、围棋、象棋,温朋久、孔从洲都是共产党员等,很不靠谱。这样的文章能引以为据吗?能证明所谓的“八百壮士跳黄河”确有其事吗?

(原创)赵寿山将军谪孙赵武原专谈“八百壮士跳黄河”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其次,据当地村民和个别下级军官近几年回忆,当年捞上来上千具跳黄河尸体(还有一个专家学者竟然研究出3000具尸体,好像说得越多就越有成就感),同样经不起仔细推敲。这些老人都不是战斗亲历者,大都没有文化,不识数,很难分清事实、传闻、想象之间的区别,往往会将几次战役混淆在一起,今天说一百人明天就能回忆出二、三百并不奇怪,毕竟年代太久。在日寇的飞机大炮轰击下,哪些是战斗中牺牲坠入黄河的?哪些是被炸死的?哪些是跳黄河、渡黄河的?尸体中又有多少日本人的尸体?还有多少被殃及池鱼的中国老百姓?如果都是“大概、也许、可能”,就不能当成史料引用,只适合写小说或电视剧。

(原创)赵寿山将军谪孙赵武原专谈“八百壮士跳黄河”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其三,那位研究出3000人“跳黄河”的专家学者尤显荒唐。他的凭证就是据日本人统计中国军队共伤亡9000余人,而陆上尸体是5000余人,被日寇俘获的1000余人,那么“跳黄河”的就应该是3000余人。如此算法连小学生都会,还要这位专家学者干什么?就算是他的统计数据无误,失踪的3000人里面有没有包括伤员或者当逃兵的或者因种种原因失联的?有多少?自己先弄清楚了没有?国民党军队开小差逃跑的官兵司空见惯,就是在共产党军队中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怎么都能包括到“跳黄河”之列中去呢?简直又是一笔糊涂账。

(原创)赵寿山将军谪孙赵武原专谈“八百壮士跳黄河”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其四,如果真有所谓的“八百壮士跳黄河”这等悲壮惨烈之情节,为什么在所有参战的高级将领孙蔚如、赵寿山、李兴中、孔从洲的回忆录中都没有涉及到?他们可都是六六战役的指挥者、亲历者,应该对此刻骨铭心、永志不忘才对,这可是陕西军队的骄傲和自豪,怎么能忘得一干二净呢?除非是子虚乌有或者夸大事实。至于有人辩解说他们怕被扣上“G民党反动军官”的帽子,纯属无稽之谈,这是多大个事情?别人不说,就说孔从洲将军和赵寿山将军,一个是解放军中将和M泽东的亲家,一个连M泽东都敢叫板,公开为彭德怀、习仲勋鸣冤叫屈,他们怕什么?所以我们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也太小看这些驰骋疆场、出生入死的老将军们了。还有人找借口说当年之所以要少报“八百壮士跳黄河”的人数,就是怕有关当局少拨军费,实在让人好笑,这也能成为理由?

(原创)赵寿山将军谪孙赵武原专谈“八百壮士跳黄河”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其五,说完高级将领,我们再说三十八军和九十六军抗战老兵。他们中不少人是军校毕业生,更有海外归来的留学生和进步作家等。六六战役时很多人都担任着中下级指挥员,素质相当高。1984年中组部、总政治部为他们下发31号文件确定参加革命年限时,绝大多数人身体尚好,记忆清晰。然而无论在我对他们生前的多次采访和闲聊中,还是阅读他们自己写的回忆录中,都没有听到或看到“八百壮士跳黄河”之说。

2015年08月28日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其六,说完参战将领和抗战老兵,再说说当时的战斗详报和新闻媒体报道。大家不妨闭眼想想,不要说3000人,就是800官兵集合在一起,黑压压一大片对吧?又是大骂着鬼子跳入滚滚黄河的,那将会是一幅怎样的惨烈景象?形容为“惊天地泣鬼神”一点都不为过。但事后在战斗详报中为什么均无记载?甚至连国、共双方及民间的新闻媒体(包括三十八军创办的《新军人》等刊物),也没有一家对此进行过采访报道。难道他们个个都是铁石心肠?这也实在说不过去吧?

(原创)赵寿山将军谪孙赵武原专谈“八百壮士跳黄河”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赵寿山将军谪孙赵武原专谈“八百壮士跳黄河”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左右印证,上下印证,战斗详报印证,新闻媒体印证,事实真相应该清楚了吧?如果没有亲历者们的主证,没有战斗详报和新闻媒体的报道资料作为副证,现在再多人的旁证都是白说,拍再多的电视片也都是白费蜡。假的永远变不成真的,总不能平白无故给人在平地上堆个坟头。

(原创)赵寿山将军谪孙赵武原专谈“八百壮士跳黄河”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其七,根据孔从洲将军回忆,六六战役前期之所以九十六军伤亡惨重,固然是由于日寇已经掌握到九十六军战斗力不如三十八军,所以吃柿子专拣软的捏,将该军和三十八军独立四十六旅包围在旧平陆县城一带,形势十分危急。但有些指挥官战术陈旧,关键时刻又犹豫不决,坐失良机,才险些造成全军覆灭,教训极其深刻。当时同样被包围的独立四十六旅,却依靠三十八军平时建立的良好军民关系,掌握到真实情报,最后在孔旅长指挥下反败为胜,不但从日军防守的薄弱方向成功突围,还缴获了日寇的十二门大炮,真乃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所以说G民党军队严防死守的旧战术和关键时刻犹豫不决、坐失良机,才是造成九十六军大量伤亡的根本原因。

(原创)赵寿山将军谪孙赵武原专谈“八百壮士跳黄河”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因此,我们应该多宣传陕西抗战军队的“过五关斩六将”,如G民党的军事概况报告中称:“六六战役是国内最近三个月以来最激烈的一次战斗,敌我在山岳地带展开剧战,血肉横飞,积尸遍野,情况之悲壮,前所未有,敌军死伤奇重,我军亦有壮烈牺牲。”而不能一味渲染、扩大、杜撰“败走麦城”之惨状,这是拿伤疤当纪念章戴,是给陕西抗战军队帮倒忙。“赵寿山、李兴中,带领陕西楞娃兵。中条山上打日本,杀得鬼子一溜风。”这首当年流传于中条山地区的民谣,才是陕西抗战军队的真实写照。 
 

(原创)赵寿山将军谪孙赵武原专谈“八百壮士跳黄河”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评论这张
 
阅读(164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