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日志

 
 
关于我

顾克美。男。江苏建湖人。大学文化程度。2004年转业至西安地税。在部队从事10多年新闻宣传摄影工作。是第十二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得主。发表千余万字文章和数百幅新闻摄影作品。三次荣立三等功。一次荣立二等功!专题收藏红军长征史和开国将帅史资料数万本。现为中国书法媒体联谊会理事、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协宣传外联委员会委员。陕西省书协官方网站特邀记者。西安地税书画协会副会长。商洛市文联特邀文艺评论员。商洛学院红军长征史料馆馆长。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书法家马晓安笔下的大定寺  

2015-07-20 06:25:23|  分类: 顾克美谈社会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散步老开《去大定寺》
 

【原创】书法家马晓安笔下的大定寺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去 大 定 寺

文 马晓安  图 顾克美

   被朋友顾克美“忽悠”着我们一行7人去了一趟大定寺。原本发几个微信也就了了此番神游。不料,朋友在微信中问我“大定寺在哪里?”好像我成了此番神游的“忽悠原发者”!

   于是聊写此文以正视听。哈哈!

   此次航天画院去太白森林公园,一是举办三位副院长聘任仪式,二是与太白森林公园举行书画联谊活动。活动得到了中国西部书画网鼎力支持,宋良君、刘健、顾克美亲临指导策划活动,并作系列报道。又幸得太白森岭公园鼎力支持,吃住行悉数包办。公园王军董事长刘勇总经理也是书画热心人,此次初见,如同故交!活动还请来了著名书法家张化州老先生,以及西安日报编辑室副主任赵炜先生。整个活动气氛热烈,非常成功。

  “正事”之后,我们兵分两路,一路进入太白森林公园写生,一路就是我们7人受顾克美老弟忽悠去穿越大森林,拜谒“大定寺”。

  克美忽悠有术,亦有道。克美江苏盐城人,贺兰山戍边,大秦岭事文。历练得思维敏捷,观点犀利,妙笔生花,美文天下。新闻作品曾获国家顶级二等奖,书画评论一篇“陕西书坛八怪”语惊四座!被中国书法媒体联谊会特聘为西北唯一理事,成为陕西书画界一件盛事,也是幸事!本次我们航天书画院特聘顾克美为副院长兼外宣委员会主任。自然这也是我们航天书画院的幸事!想想,如此人物,忽悠之道岂能等闲!

  克美本江南青山秀水滋养,却长得黑脸竖眉。说起话来底气十足,声如洪钟,一副严肃认真而且真诚的模样!如果隔墙听声,绝对疑似曾仕强在讲“道德经与现代企业管理”!滔滔汨汨,一字一板,铿铿锵锵,上好的口才!

   就这样一个顾克美,他说,大定寺是元代建筑,建在人烟罕至的大山顶上。而且说,往返也就不到一小时路程。我们呼啦一声喊,去大定寺!

   其实让我动心的,就是“大定”,就是元代建筑,就是大山之顶的独处与逍遥。嘴边就自然拈来禅诗一首:“千山顶上一间屋,老僧半间云半间。夜半云随风雨去,不似老僧半点闲。”这是极大的诱惑!或许同行几位与我有同感,或许还有更自己的感悟跟向往。反正我们都被顾克美忽悠的心旌荡漾,毅然的跟着他行入大山深处。

  最先让我们大呼上当的是路程之远与路径的艰难。我们从直行到几乎爬行,逆时完成了人类进化数亿年的历史!我们狼狈极了!山径狭而灌木荆棘横生掩映。数步之距难见身影!时间也将仅过了一个小时!顾克美洪亮的声音还一次次在前方山上呼唤!“快啊!”我们扯着嗓子也一次次的问:“还有多远?”回答总是“马上就到!”路边何等景观,山野何等景观,我们根本无心观赏。只是大口喘气,只是大汗如浴!大定寺,你在哪里?

  我随宋嫂殿后。宋嫂乃宋良军兄夫人,有踏山拜佛之虔诚,亦有征服大山之壮志。然而这山实在险峻,这路实在崎岖,宋嫂捡一树枝做拐杖助行,蹒跚而进!

  我们终于发现了珍稀山果——黄灿灿的熟透了的山杏散落道边以及山坡的灌木草丛之下!拨开带刺的枝叶,捡来一个手拭即食,惊呼:“好甜!”“绝对的绿色山果!”本能的仰望头顶,竟是一树繁茂山杏!于是,我们放慢了步伐,也就发现了灿烂的一簇簇绽放的野菊花!发现了累累满架的五味子!发现了熟透了的紫色红色的刺草莓!发现了绵延山野的木棉花开!发现了古树上的硕大鹊窝!发现了山知了和无数的不知大名的山鸟山虫大师们的音乐盛会!我们站定了,扯着嗓子像大山发出奥号号的狂叫!放眼望,延绵无尽的大山接天连日,深深浅浅,都是绿的主题!绿的深沉,绿的欢快,绿的灿烂;绿的野性张扬,绿的温顺缠绵;绿的生机盎然,绿的气势雄浑,绿的大开大合包容万象……

  我在哪里?我是山中一点吗?我知我的存在,是我的身心欣喜地感受到了弥漫山野的空气是那么干净、清新、舒服!这绿色的空气沁入了我身体的每个细胞,沁入了我的灵魂!这几近原始的所在,乃绝对的大自然氧吧!

  心中有了好景致,脚下就自然有了风声。我们终于赶上了前方开路的顾克美他们。让我们惊叹的是,顾克美头上的汗水不比我们少,汗珠不比我们小!儒雅的南方画家孙启高和儒雅的《西安日报》总编室主任赵炜先生,其形象不比我们优雅,大汗淋漓而狼狈不堪!——一群狼狈的城里人,狼狈的行进在“拜佛”的路上!

  终于有了人烟的气息。人工开垦的地里是稀稀疏疏的谷子苗,地角一杆用作赶雀破旧羽绒衣做的“稻草人”趴在地上,如同败兵的“旌幡”,如同佛家的“经幡”!我们就要看见“大定寺”了?

  果然,庄稼地上头是一片平旷,一片烂漫白色碎花围拢着一片古树覆荫、肥草丰茂的郁郁葱葱!郁郁葱葱里又被谁潇洒的挥手撒下无数点点素花!绿白相间,洁净的让人想起佛陀座下的莲花!山花烂漫的郁郁葱葱怎么也看不透,严严实实笼罩那绿核里未知的神秘!这是陶渊明笔下世外桃源吗?大家的相机已经咔嚓咔嚓响个不停!我竟然想调出手机的环拍功能,欲拍一张绿意盎然的长卷!可惜几经折腾也未能如愿,只好以连拍补救了!

  走进“郁郁葱葱”,环望四野,老树新枝结构的绿色大幕四合,几乎看不到外面的世界。而这绿的所在亦是山花灿然开放。只有,头顶蓝天一洗清新,飘着几片悠闲的白云。我立刻有一种置身仙境天堂的飘然!进而回看,八九间老房结构出一条短巷,两女一男三个老人坐在房檐下悠然的说着话。沧桑的男人坐在门口,身旁一只狗打着盹,一只小山羊偎着老者时而撒娇时而撒欢;远处两只母鸡悠闲地捡着野虫子吃。它们跟主人一样悠然、闲适,自在。 

  这里没有巷陌交通,没有鸡犬相闻,没有炊烟袅袅,只有安静,安详,静谧。是灵气的静谧,是佛意的安静。

   我们的到来,让小寨子有了些许的生气。小山羊咩咩叫了,两只母鸡咕咕叫着竟然朝我们走来,狗也站起来友好的吠了两声又照旧安静的卧在主人的身边。

  女主人拿出了几个小凳子给我们坐,沧桑男人站起来招呼我们喝水。顾克美拿出自带的上好金骏眉让女主人给我们泡。很快,屋子里冒出了袅袅青烟。

  我们急切而好奇的打探着这里的一切。

  沧桑男人告诉我们,这里住着两户人家。他姓屈,另一户人家姓苟,今天不在家。老屈说,眼下这几间房子是1972年盖的。在他的记忆中,他们的先人们不知从何年何月就住在这里。这里没有电,是因为有一次事故烧了线路没钱拉新的线路,就从此没了电;他们不种庄稼。种了庄家,人还没收就被野猪收吃了!种一点谷子也不指望收获。只种一点蔬菜够自己吃而已。每月去山下买一次粮食。老屈还告诉我们,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在新疆定居,一个住在山下,都极少回来。老屈在给我们介绍他们的隶属时,依然用的是昔日的公社、大队、小队的称谓。老屈说这些话的时候,很平静,很淡然。就像述说隔壁家的往事。

  我们发现,老屈还穿着厚厚的棉袄,很旧,甚至很破。是怕冷,还是没有可换季的衣服?两个女人的衣服好像原本是白色的,也破旧的变成了灰白的颜色。

  大定寺自然是我们最想了解的。老屈指着巷子东头北侧的那三间土房说:那就是大定寺,门朝北开。还说,史书上有记载,是一个蓝田人在1972年出资按史书上记载的大概摸样建造的。只是寺庙建好后,只请了三尊佛像,就再没有开门迎过香客。也从来没有和尚,更没有过香火。

   好奇心让我们都站在了大定寺前。大定寺,其实就是普通的三间瓦房,只是大门上头上钉着一幅大大的白边红布,内有三个隶书大字:大定寺。门侧的泥墙上贴着一幅联:“皆悉到彼国自致不退转,其佛本愿力闻名欲往生。”寺门紧锁。那把挂在门上的大锁已锈蚀斑斑。

  如是我佛大定寺!

  我祖籍蓝田。我骄傲我们蓝田人有这样的善举!我却遗憾这座建成已有四十余年的大定寺没有开寺迎香客!如果大定寺开寺,这与云为伴之山巅便有了一处佛陀灵境,供虔诚者拜谒;有钱而灵魂不定的“土豪们”一定慕名来此附庸佛雅寻找灵魂定居的同时奉献些香火钱,消费些茶水简餐,而让老屈他们也分享到国家“改革的成果”,让他们的生活有一个切实的改观。我如是想。

  我们回到刚才小憩的地方坐下,女主人端出了两碗金骏眉茶,一只是大搪瓷碗,掉了许多瓷,黑斑点点的;一只是土瓷碗,碗口锯齿状,是岁月痕迹。我们7个人轮着喝。水是泉水,茶是好茶,只是两只碗都有斑斑的积垢。然而大家都痛饮,喝的极其不讲究!

  克美给女主人了20元钱,说是感谢主人给我们烧水煮茶。女主人默默地接了。于是我们几个都给了女主人水钱。除了感谢女主人的劳动或许还有别的意思。一定是有的。

  我们的相机一刻没停的拍照着。老房子,三个小寨子的主人,两只老母鸡,小山羊,大黄狗……《西安日报》社的赵炜抓拍了一张照片,镜头里,男主人坐在门口的门墩上,大黄狗安卧在身边闭着双眼睡觉,小山羊偎在男主人膝下蹭着男主人身子撒娇,女主人正从灰暗的门里往出走。赵先生兴高采烈的惊呼:这张照片起名叫“和谐”,一定能获大奖!我们都立刻举手“表决”:“我们同意!”我们都做了一回摄影专家评委!

  赵炜先生供职于《西安日报》编辑室副主任,摄影成绩硕然。清瘦而冷峻的脸上有着新闻职业人的敏锐和责任。以职业摄影歌颂盛世和谐,弘扬人间大道。更忠实报道百姓疾苦,直面透析社会问题。又热爱书画艺术,不但为书画艺术欢呼呐喊,还临帖习字,有模有样。看似冷峻的赵炜,却对山里一草一木一花一石有着童真般的新奇!手中一个塑料袋装满了奇花异草奇果异味。在大定寺墙角我们发现了几件雕花残砖,大概是当年建房时留下,巴掌大小。赵先生拿在手里一阵端详却还是放回了原处。我问:“怎么不拿?”他虔诚的说:“佛门圣地,有点像样的东西拿了心里会不安的。”最后捡了半片灰瓦装入他的塑料袋,说:“回去刻上几个字就是个纪念!”

  看着画家孙哥一脸满足的笑意,我就知道孙哥手机里装满了他要的东西。孙哥一直自信他的手机像素高,绝对能拍出不亚于相机的好照片!

   孙哥大名孙启高,与克美同乡,也是江苏盐城人,在西安当老板,生意做得有声有色。我们尊称“孙总”。孙哥儒雅,言少,有江南男人的才气与灵气,诗书画三修,尤以花鸟画著。画作频获大奖,屡被收藏。受到著名画家江文湛、王有政、胡正伟、雷明东丁芒等先生的极度赞赏。为花鸟画画家。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孙启高花鸟画集》,厚几盈寸,收画作近二百幅。江文湛题写书名并作序。江先生极尽抒情的写道:“他(孙启高)带着水乡泽国的温润、绵密和优雅,体察三秦大地的跌宕、深沉和伟岸;胸中诗情奔突,腕底画意绵长;三十多年钟情丹青,三十多年苦心孤诣;事业的平淡与升腾泰然处之;画面的简约与清灵日夜悬心。我欣赏这样的执着与痴迷,我赞叹这样的人生与追求,我坚信中国花鸟画坛后继有人!”

  是启高孙哥,为本次我们航天书画院特聘的副院长之一!幸甚!

   孙哥笔下花鸟恬淡怡然,了悟“一花一世界,一叶一乾坤”之禅机;慧心参悟一虫一鸟一果一蔬,于是,那花鸟就有了几分飘逸、几分禅意、几分生命的温暖和灵动!

  于是,我依稀明白了商场弄波阅人无数的孙哥何以也被克美兄弟忽悠来的原委了!大抵有某种欲望的人,是往往极其容易上当的!我就是个典型的案例!

  逍遥顾克美,这时候抱着那只小山羊让我给他照合影!一副幸福享受的模样。照完相,过足了模特瘾的小山羊迈着方步去找它的伙伴大黄狗去了。顾克美惊叫胳膊上长满了羊毛!并把粗壮的胳膊举得老高给我们瞻仰!我紧摁快门抓拍了两个镜头,留下了珍贵的瞬间。有人开玩笑:好男人一腿毛,顾克美毛长在胳膊上去了,而且是白羊毛!好男人否?我不知道。可我知道,佛与生灵有着天然的善缘!这个江南才子顾克美,已经是第三次来拜谒大定寺了!

  记者赵伟先生突发奇想,打开大定寺寺门,让男主人老屈剃光头,穿上袈裟,白天坐在寺里当主持,晚上回家跟老婆团聚。我们都笑。其实我们都明白,这奇想是有些过分,但我们都有一个善良的愿望,就是想让老屈他们多一些收入,使他们的的生活好起来。

   离开大定寺的时候,老屈把我们送到村口,真诚地一再叮嘱我们“下次再来,下次再来哦!”老屈就一致站在羊肠小道的尽头,一直朝我们招手,山路经过了无数个拐弯,依稀的老屈还站在那里给我们招手,他的嘴里一定还在说着“下次再来哦”……


 

【原创】书法家马晓安笔下的大定寺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书法家马晓安笔下的大定寺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书法家马晓安笔下的大定寺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书法家马晓安笔下的大定寺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书法家马晓安笔下的大定寺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书法家马晓安笔下的大定寺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书法家马晓安笔下的大定寺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书法家马晓安笔下的大定寺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书法家马晓安笔下的大定寺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书法家马晓安笔下的大定寺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书法家马晓安笔下的大定寺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书法家马晓安笔下的大定寺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评论这张
 
阅读(60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