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日志

 
 
关于我

顾克美。男。江苏建湖人。大学文化程度。2004年转业至西安地税。在部队从事10多年新闻宣传摄影工作。是第十二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得主。发表千余万字文章和数百幅新闻摄影作品。三次荣立三等功。一次荣立二等功!专题收藏红军长征史和开国将帅史资料数万本。现为中国书法媒体联谊会理事、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协宣传外联委员会委员。陕西省书协官方网站特邀记者。西安地税书画协会副会长。商洛市文联特邀文艺评论员。商洛学院红军长征史料馆馆长。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李中的“作茧”与“破飞”  

2015-04-05 17:53:19|  分类: 顾克美工作室《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李中的“作茧”与“破飞”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编者按因陕西著名书画评论家徐志刚老师引荐而有缘认识书法篆刻家李中。纵有千言万语,亦无半句闲话;躲藏在闹市中的书画篆刻家,满腹经纶才高八斗,却无半句推荐自己的喧闹。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志刚兄答应为李中老师撰写评论文章,我唯有推荐的份,与大家一同欣赏李中老师的书法篆刻艺术。)

 
李中的“作茧”与“破飞”

徐志刚

 

       走进位于文艺路上书法篆刻家李中的工作室“茧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副他自撰的条幅:“善假于贤谋出蓝,作茧自缚为破飞”。李中,字“行庸”。在闹市长安,温良恭俭让的李中沉浸在“茧居”中,两耳不闻窗外事,早已似化外之人。
       李中,岐山人。《诗经》“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句,说的就是岐山。那里是炎帝生息、周室肇基和周文化的发祥地,是《黄帝内经》和《周易》的诞生地。出土过天下第一宝物石鼓和诸如毛公鼎、大鼎、散氏盘、虢季子白盘等大量的青铜器。“秦无旧俗云烟媚,周有遗风父老贤”。在家乡传统文化氛围的潜移默化中,在父辈的教诲下,“会拿筷子就会耍(用)毛笔”的李中,从小就与书法结缘。小时候,每有空闲,他父亲不是让他在院子的树荫下提笔练字,就是把他弟兄姊妹们叫到一起讲先贤们的故事。从他父亲哪儿,李中知道了文王姬昌、武王姬发,知道了“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的姬旦和农耕先祖后稷;知道了“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六出祁山兴汉室的诸葛亮和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五丈塬,以及塬上“心外无刀”;知道了撰写了世界最早的气象学专著《乙已占》,并把风分为8级的唐代杰出的天文学家、数学家岐山乡党李淳风;知道了参与"公车上书"反对《马关条约》的清代举人、教育家张镇岳。这些先人就如同李中人生道路上的盏盏明灯,照耀着他前行的步伐。幼年的李中虽然生活在一个禁书和缺书的时代,可他的父亲却让他知道了如何读书做人。
       1993年是李中艺术人生的关键一年。那一年,他有幸进入陕西书画艺术研究院以书法篆刻为业。有幸参加研究院承担的由陕西省委、省政府委托编辑《陕西历代书画名家精品集》的编辑工作。精品集分两部分,古代的陕西书画名家编为上集,当代的陕西书画名家编为下集。当代名家要靠李中一家家的登门拜访、看作品拍片子。在历时5个来月的资料征集和编辑过程中,李中有幸大范围地走进了我省当时众多书画名家的书斋画室,尤其是对当时还健在的刘自椟、卫俊秀、程克刚等陕西书坛名宿泰斗般的老先生一次次采访中,李中深深地被老一辈艺术家的艺德人品、知识修为,艺术造诣和成就所震撼。同时,个别天分极高的书画家因过早陷入名利的泥沼,窒塞了自己艺术才能发挥和成长的通道,即糟蹋了艺术又愧对自己的悲剧,也让他痛心不一。李中说:“自号‘茧居’,就和这番经历与感悟有关”。就这样,在诸多书界先贤的言传身教下,李中的书法篆刻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篆刻作品连续入选全国第四届和第六届书法篆刻展,成为当时我省青年书法家中的佼佼者。李中的篆刻刀工冲切皆宜,凝重中见锋芒。重刀处如酣墨奋书,雄浑潇丽,轻刀处如秀笔曼舞,细润有情,印面蕴积饱满,灵动厚实,既无造作之势又无疏松疲软之弊;李中的大篆以刀入书,布局严谨,气韵通畅,笔力遒劲;楷意的添加使其大篆别有丰韵,字中有笔,秀中有拙。 
       在《出新——印人自立之本》读印杂记中,李中写道:“篆刻的营养在传统,但要不拘于传统”。是啊,纵观古今印史,但凡有成就的无一不是这样走过来的。赵之谦宣称“汉铜印妙处不在斑驳而在浑厚”,吴昌硕正是通过“乱头粗服,不衫不履”的“斑驳”而得其“浑厚”,它的“异处”正是着力于“雕琢”而复归于朴,从而赢得一种似铸似凿,似风化侵蚀又高古沉雄的艺术效果;赵古泥正是由吴昌硕的“圆转浑朴”转向自己的“圆折兼历”最终成为“虞山派”鼻祖;黄士陵则绕过吴昌硕,以“光洁得浑厚”创造出俏丽挺俊、富丽堂皇,“看似寻常最奇崛”的黟山派印风,齐白石更是以猛利痛快的单刀直入,开创了强悍激越的新印面。至于写字,李中说:“不是文盲大多都会,旧社会的账房先生,开药的,状元卷,毛笔字都写的很好。可在书法史上留存下来的又有几人”?李中说的没错。大师和匠人有多大距离?不大,就是个 “道”字,形而上者为之“道”,形而下者为之“器”。研习书法更应该讲究学养,讲究内心修为、境界与追求,对“道”的追求是伴随终生的。 
       随着李中对“道”的追求,“茧居”的意义早已升华。自然界里很多物种都需要在它生命的特殊时段茧居,比如蝴蝶。蝴蝶的幼虫在变化为美丽的成虫之前就茧居着,人们在欣赏美丽飞舞的蝴蝶时未必想过,这是她作茧自缚后在漫长黑暗中苦修并破茧而出换来的;更无人去想这脱离了茧居舞动着的美丽生命之短暂,这看似炫目的美丽飞翔的结果是燃尽其生命。
       在我即将结束描述李中的这段文字时,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个大问号:当你我的灵魂摒弃自己肉身茧般的羁绊即将踏上另一个世界时,你我即将起程的灵魂能和蝴蝶一样、在实现个人生命终极意义上的“破飞”时是美丽的舞动着呢? 
                   
                                                 2015年4月1日
                                                龙首村痴懒斋主 徐志刚

(原创)李中的“作茧”与“破飞”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李中的“作茧”与“破飞”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李中的“作茧”与“破飞”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原创)李中的“作茧”与“破飞”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评论这张
 
阅读(1379)|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