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日志

 
 
关于我

顾克美。男。江苏建湖人。大学文化程度。2004年转业至西安地税。在部队从事10多年新闻宣传摄影工作。是第十二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得主。发表千余万字文章和数百幅新闻摄影作品。三次荣立三等功。一次荣立二等功!专题收藏红军长征史和开国将帅史资料数万本。现为中国书法媒体联谊会理事、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协宣传外联委员会委员。陕西省书协官方网站特邀记者。西安地税书画协会副会长。商洛市文联特邀文艺评论员。商洛学院红军长征史料馆馆长。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卢沟桥国民党抗日老兵地底下为何会享受地上在职共产党员搬家服务?  

2014-07-07 04:07:18|  分类: 顾克美谈社会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抗日老兵刘思远 - 中国红军长征史图书馆 -

顾克美

         卢沟桥国民党抗日老兵在地底下为何还会一直享受地上在职共产党员无微不至的搬家服务?

        抗日老兵是陕西省千阳县原卢沟桥国民党抗日老兵刘思远,已经于2010年1月8日病逝。

        共产党员们是指陕西省千阳县农业局6名在职党员。

        这样离奇的新闻故事偏偏就在陕西省千阳县发生了。2014年7月7日,卢沟桥事迹七十七周年纪念日,我们有必要对这件离奇的新闻故事进行梳理,以尊重与敬仰当年为国牺牲与流血的抗日将士们。

        据陕西党务工作者的专门读物《当代陕西》2014年第5期刊登文章《千阳力推在职党员进社区服务》一文记载:“东城社区抗战老兵刘思远求助社区帮他搬家,农业局6名在职党员领到任务后及时前往,帮助老人乔迁新居,整理室内卫生,解决了老人的燃眉之急”。文章作者为胡斌强和李雅军。2014年4月29日,中共陕西省委组织部主办的陕西党建网原文转载《千阳力推在职党员进社区服务》。

         我是2010年5月22日自费来到陕西省千阳县采访有关卢沟桥抗日老兵刘思远新闻故事的。现在我将当年的主要采访记录公布于此。

         刘思远二儿子刘继红不停地流着泪告诉我,其父亲刘思远于2010年1月8日病逝,但是父亲还死不瞑目。其父亲棺木经过千阳县主要单位街道时,抬棺木的杠子居然断了两次,让熟悉他们家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毕竟其父亲劳其一生积累而成的房屋被拆迁后,居然没有得到合理的补偿,且现在还没有得到合理的解决。

        1960年2月4日,陕西陇县人民委员会《关于刘思远政治历史审查结论》中的文字,向社会公众介绍这位抗日老兵坎坷的一生动荡的一生。

         刘思远,原名黑牛,男,生于1919年7月2日,现年40岁,家庭中农出身,本人旧军人成分,高小程度,系山东省荷泽县晁八寨人民公社杨庄村人。

        1926年至1928年在张楼上学;1928年至1936年在家务农;1936年至1938年在北京参加华北29军37师220团3营12连当一等兵;1938年至1939年因打仗负伤住院;1939年至1941年出院后在迁阳当雇工推磨子;1941年至1942年在迁阳和马文清合伙开设照相馆;1942至1956年自设照相馆当经理;1956年合作时参加照相社,现任服务合作社门市部主任。

         审查的问题。据本人交待:1936我到北京找到我表兄郭祥明后,在北京参加了华北29军37师220团3营12连当一等兵,1938年在河北省清华县负伤后,转入后方医院,在华阴庙住了37天,又转入迁阳106后方医院,出院后在迁阳当雇工推磨几个月,后来和马文清合伙开设照相馆。

        经查证,据郭祥明(系当时排长,山东省荷泽县辛集公社许楼村人)书面证明,刘思远和我是表兄弟关系,在1936年他因家庭生活无法维持,那时他有二十多岁,我那里在冯玉祥部队当排长,他由家来后,我介绍他在冯玉祥29军220团12连2排第四班当兵。当时我们住北京西原,在民国二十六年七月七日卢沟桥和日本打仗,在民国二十七年二月间,他胳膊受伤住了医院(院址在陕西华阴庙),三月间就转迁阳106后方医院和我在一块住院,民国二十八年把我转到差费医院,刘思院还在迁阳医院。

         据上情况,刘思远于1936年在北京表兄郭祥明参加了冯玉祥部队后,在29军37师220才3营12连2排4班当一等兵,1938年卢沟桥事变后,因打仗负伤,在陕西华阴庙住院,后转入迁阳106后方医院,1939年出院后在迁阳经商,再未干其它事情。1958年5月6日本人对当兵问题已书面作了交待,不给处分。其当后问题,经这次审查清楚,再无问题。1960年2月4日。陇县人民委员会。

        对此结论我完全同意。刘思远,60年2月28日。看刘思远还签名承认调查结论了。

        事实确凿,刘思远就是当年卢沟桥事变中的一名国民党士兵,据他在几份回忆录中写道的那样,他还是当年大刀队成员,他用大刀砍死过好多名日本鬼子。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时间与当时共产党的部队打过仗,结果就因与日本人作战而受伤住院,而来到了当时军政部在千阳开设的后方106医院。我还看到了当时的历史真实,那就是当时千阳共有1200多全国各地的抗日伤兵,分散在当时千阳好多所寺庙里。结果有许多伤兵永远都留在了千阳,许多伤兵死亡在了千阳。我想说的是,千阳应该将这段历史广为宣传,毕竟那是千阳人民对抗日老兵做了奉献与牺牲,可千万不要有那是给国民党部队干活概念,  2008年,千阳县实施了后窖居民区廉住房和经济适用房住户改造工程。这个工程居然影响到了刘思远老人居住的房子。一生的勤奋与劳累换来了这处房产,虽然破旧,但是感情特别深厚。刘思远这处房产应该占地面积在240平方米左右,实有房屋多间,实有房屋面积为110多平方米,但是数十年前政府颁发的房产证上有73.8平方米的数字,多出来的房子面积是领证后又盖的。但土地面积却是240平方米左右。

        当时拆迁卢沟桥国民党抗日老兵刘思远房子时,老人就特别生气,毕竟违法搬迁和非法拆迁行为,都曾让老人特别生气,老人曾经骂过,当年在战场上砍过日本鬼子多名,难道还让他把他们当日本鬼子砍不成?但当时老人身体已经不好,家人考虑保护老人身体,还是按照政府的要求,作出了让步,第一家与政府签订了协议。但是,后面的事情就不一样,政府居然在他家所拆迁的地方上盖的房子不是后窖居民区廉住房和经济适用房,而是门面房和大面积的房子。这就不得了,改变了土地用途,居然没有按照现土地用途给予他家所拆迁土地和房屋给予补偿,这就明显有失公平,也有失公允。当时那么多人答应在原土地上补偿给刘思远家住房的事情也泡了汤,居然也到了第二排。面积仅80平方米。后面还有十家的补偿居然补偿土地的有补偿房屋的有,都补偿的有,这让刘思远家人想不通了,就要求公开所有拆迁户的补偿真实资料,但是却遭到了拒绝。按照政府信息公开的有关规定,这些内容正是被要求无条件向社会公开的,为什么不公开呢?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呢?这肯定有很大的问题,否则建设方与政府有关部门肯定不会不敢公开。

        作为研究军事历史资料的业余作者,作为曾经荣获过中国新闻奖二等奖的新闻从业人员,我与我的班长刘继红(刘思远的二儿子,我们都曾经在宁夏军区当过兵)有了更深的交流。我说,我们的社会真的不应该如此对待曾经参加过卢沟桥国民党抗日老兵刘思远,况且老人也于今年初去世了,更应该高度重视老人的后世遗留问题,毕竟老人的遗孀还生活在世,老人的遗孀还需要照顾,还需要享受我们现在美好的社会生活。

        期间,我确实看到了千阳县政府的功劳。千阳县县长曾经去看望过病塌前的刘思远。千阳县民政局以千民发(2009)27号文件千阳县民政局关于刘思远同志享受在乡复员军人待遇的批复,为刘思远发生活补贴310元。文件从2009年2月1日起执行。

        实际上,有关卢沟桥国民党抗日老兵刘思远家的安置房难题已经过去四年多。我也一直没有进行过关注。毕竟,没有人能够客观公正地解决此难题。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

        2014年5月,我再次接到刘继红电话。内容便是反映卢沟桥国民党抗日老兵在地底下为何还会享受地上在职共产党员无微不至的搬家服务事宜。他告诉我,他母亲病重,已经被抢救过六次。他从宁夏银川回到家乡千阳就是为了照顾老母亲。但他走在千阳街道上,突然有人问他,你父亲真幸福,还有人专门到他家为他父亲搬家!更有人问他,你父亲不是去世多年了,为何又复活了?刘继红感觉到很奇怪,结果就看到了《当代陕西》2014年第5期刊登文章《千阳力推在职党员进社区服务》一文内容。刘继红向陕西党建网反映此事后,很快陕西党建网就删除了转载文章《千阳力推在职党员进社区服务》。

        刘继红手机信息告诉我这样的事实。“关于当代陕西刊登不实报道的问题,我已于2014年6月16日打电话向陕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举报电话87205220反映,一位接电话的张先生表示此问题如果调查属实的话,一定要按照新闻出版法规的有关规定进行严肃处理。第二天早晨他给我回电话说,他已经打电话给当代陕西总编辑张金菊询问此事,张金菊答复说他们杂志社已经派人去千阳县委组织部调查过了,千阳县委组织部回复说报道中的事情是真实的,只是把时间记错了,把过去2008年做的事情写成了现在,并且说这个情况是我哥提供的。新闻出版局的张同志说你们调查的情况与刘继红反映的情况出入很大,要求杂志社再次派人去千阳县实地调查此事,向省新闻出版局写出书面报告,并提出对此事的处理意见。至今,省新闻出版局仍未接到当代陕西递交上来书面调查处理意见的报告。”。

        刘继红后来又再次提供信息。“我问了我哥,我哥根本就不知道此事,更没有向谁提供过这样的假信息,千阳县组织部和农业局的人也从来没有一个人来过我们家,我们也不认识他们的任何人。这一切全是瞎编的谣言。我已将此情况电话新闻出版局的张同志”。

        国家正在打击新闻造假行为。 卢沟桥国民党抗日老兵刘思远已经去世四年多,但我们的有关部门与人员却在借抗日将士之名,造不实之新闻,实在是不应该发生的行为。顾克美博客将继续关注卢沟桥国民党抗日老兵地底下为何会享受地上在职共产党员搬家服务新闻最终处理结果。

 

(原创)抗日老兵刘思远 - 中国红军长征史图书馆 -

 

(原创)抗日老兵刘思远 - 中国红军长征史图书馆 -

 

(原创)抗日老兵刘思远 - 中国红军长征史图书馆 -

 
 

(原创)抗日老兵刘思远 - 中国红军长征史图书馆 -

 

(原创)抗日老兵刘思远 - 中国红军长征史图书馆 -

 

(原创)抗日老兵刘思远 - 中国红军长征史图书馆 -

  评论这张
 
阅读(1088)|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