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日志

 
 
关于我

顾克美。男。江苏建湖人。大学文化程度。2004年转业至西安地税。在部队从事10多年新闻宣传摄影工作。是第十二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得主。发表千余万字文章和数百幅新闻摄影作品。三次荣立三等功。一次荣立二等功!专题收藏红军长征史和开国将帅史资料数万本。现为中国书法媒体联谊会理事、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协宣传外联委员会委员。陕西省书协官方网站特邀记者。西安地税书画协会副会长。商洛市文联特邀文艺评论员。商洛学院红军长征史料馆馆长。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开国少将张秀龙与《原来是红军》这本书  

2014-03-14 07:42:54|  分类: 顾克美撰写《开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张秀龙1958年讲述的“原来是红军”史料 - 中国红军长征史图书馆 - 里下河平原的博客

顾克美

 

        一直在寻找开国少将张秀龙将军的资料。可惜,实在难找。前阵子,在旧书网上找到一本1958年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图书《原来是红军》。

        作者:张秀龙讲,涂心江记。内容:讲述红军长征期间,张秀龙等四人受伤在老百姓家养伤及返回部队的故事。

        张秀龙,湖北沔阳人,1915年出生。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湘鄂西、湘鄂川黔苏区反“围剿”和长征。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二军团第三军九师十七团连长,营长,团参谋长,团长。参加了长征。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原来是红军》文章有重要史料价值。所以,我今天在我博客中,将这本小书的文章内容与博客朋友共享。

  

《原来是红军》
张秀龙 

      在争夺鸡公凹的战斗中,我的右腿负了伤,整条腿都肿起来,伤口发炎,不能行动。

        组织上决定把我留下,寄住在离塔窝镇二十里左右的一个村庄里 。和我一起留下的还有三个同志:我们团的青年干事刘月生,四师的两个营长 唐金龙和李文清 。
  “有我们在,就有你们在!”这是 老乡们常常对我们说的话 。
  二十几天过去了 。在 老乡们的精心照料下,我们四人除 唐金龙同志外,伤口都已痊愈 。于是,我们便决定,马上去寻找部队!但是,四乡都有地主武装,碰上了怎么办?再说, 唐金龙还没有好,我们怎能丢下自己的战友呢?最后,我想了个办法,我们决定化装白军,用担架抬着唐金龙,从敌人眼皮下蒙混过去 。部队原是向西转移,总会找得到的,万一找不到,就转到深山中去打游击 。
  第二天清晨,我们就带着 老乡给我们准备的干粮,出发了 。
  我们向永顺、保靖方向走去 。我扮成敌人的“前卫副官”,走在前面 。幸好还有一件以前缴获的黄呢军大衣, 现在正好用上了 。路过之处,人们真的认为我们是白军,几次碰到地主武装,都给混过去了 。他们盘问,我们就敷衍几句,问的多了,就发上一通脾气,大摇大摆地走开 。这样,我们虽然很安全,却也带来了痛苦:群众都不接近我们,见了我们就带着憎恶的眼光,远远避开,要是向他们打听一些红军的消息,他们更是连连摇头 。
  一天,太阳刚刚落山,我们到了一个村庄,打算休息一下问问路再走 。恰巧迎面来了几个青年人,赤着脚,扛着扁担,往村外走,但一看见我们,马上紧张起来,扭回头,绕过几处房子就不见了 。
  我们在村西头找到一个孤苦老头,一进门他就反复地对我们说:“官长!你们该去住庙宇祠堂,这里太脏了!”
  我们明白他是不愿意收留我们,心里可真不痛快,我同时想起了白天的一件事:早上,好容易找到一个向导,但只带领我们走了四五里,便推说要小便,溜走了 。
  化装白军,真是寸步难行 。我真想立即揭去这临时的装扮,还我本来面目,但是为了安全,为了赶上部队,我几次把剧烈的冲动压下去 。
  我们终于到了永顺县境,又在一个小小的村庄住下了 。我们寄宿的 老乡家是个贫农,全家五六口人,四间破破烂烂的房子,前后各两间,中间一个狭窄的小院 。我们刚来时,还有小孩子的哭叫,大人的责斥,院子里也不时有人走动 。但我们一住下,一切都销声匿迹了,只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大约是家长,出面冷冷地和我们搭话 。我们要做饭了,缸里没有水,想借水桶用一用, 老乡老半天才拿出来,还有意碰碰撞撞的,把水桶摔在我们面前;想找碗筷,但碗橱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我们向他借,他就愤愤地说:
  “不是前些日子全叫你们弄毁了嘛!哪里还有!”
  听了这话,我一时被弄糊涂了,但随即也就明白过来—“白军”!原来在前些天,白军来到过这里,糟蹋过这个村庄 。
  乡亲们的冷淡和敌视,使我们在表面上感到难堪,但心里却分外愉快 。从这里我们看到了人心的向背,对革命事业的正义性也有了进一步的体会,听着 老乡愤慨的控诉,更使我们增强了对他们的信任和尊敬 。心里有了底,我们便决定说明我们的身份,并打听部队的下落 。
  吃过晚饭,我们把 老乡请进我们的住屋 。他局促不安地坐在中间,我们拿出一块铜圆,请他收下,说明这是刚才做饭的柴费 。他收下了,接着,我们便和他攀谈起来 。
  “ 老乡,这里来过红军没有?”
  “来过 。”
  “国军呢?”
  “也来过,前几天才走 。”
  “ 老乡,你看是红军好,还是国军好?”
  他“嗯嗯”了一阵,嗫嚅地回答:“我们种田人,不管他谁好,谁不好 。”
  我们问起他家的生活情况,虽然他很谨慎,但还是被“套”了出来 。他家原来只有三亩田,土地斗争中刚分得了七亩, 现在又被地主占了去 。了解了这个情况,我们向他讲了好几天来一直藏在心里的话:“ 老乡!你真的以为我们是白军吗?”
  这突然的问话,使他惊愕不已,眼睛也睁大起来,紧盯着我们 。
  “不,我们是红军啊!”
  他怔住了,脸也涨红了,似乎要讲什么,但马上又冷静下来,沉默了—当时在湘鄂川黔,常有白军假装红军,刺探军情和进行其他破坏的活动,这不能不使他警惕 。
  “我们受了伤,刚养好, 现在是去寻找部队 。”
  “ 老乡!你知道红军 现在到哪里去了?”
  我们一再地向他叙说,向他证实自己是红军,他却一直迷惘地沉默着,眼睛看着地面,不时又偷偷地瞅瞅我们 。
  风不断从门缝吹进来,小屋里重新变得寂静无声 。
  我们原以为道出了真相以后, 老乡一定会欣喜的,不料并不这样顺利 。沉默了一会儿,他忽然站起身来说:“我们种田人,不管红军,白军!”他紧绷着脸,说很困,时间不早,要去睡了 。这真使我们感到狼狈,怎样才能把问题说清楚呢?我们只得和善而耐心地请他再坐下,又说:
  “ 老乡,我们真的是红军啊!”
  他又勉强坐下了 。我们撩开衣服,露出刚痊愈的伤口,又指着一旁的担架,把事情经过详详细细地讲出 。他仍是不说话,但眼睛却反复地看我们,似乎要在面貌上来辨别我们是红军还是白军?突然,他转过脸来盯着我那简单的包裹 。不知什么时候包裹开了口,露出了里面的一顶红军八角帽 。见了这,他的眼睛明亮了,终于叫道:“同志!你们真的是红军啊!”
  他急忙跑出去,把儿子、媳妇、小孩都领了进来 。顷刻,小屋里洋溢着欢快的气氛,大人忙着道歉,问候我们在路上的情况,诉说这里红军走后,白军来蹂躏的罪行 。小孩也爬到我们的身上,亲切地叫着“叔叔!”虽说已经吃过了饭,但老婆婆一定要去烧火,弄些“点心”招待我们 。她说,只有这样她才能安心 。我们从心里觉得温暖,觉出了乡亲们真是红军的亲人 。
  接着 老乡又兴奋地对我们说,我们部队就驻在西面不远的毛霸,离这里不过五十多里,刚刚把国民党五十一师打垮 。也是他,当夜又热情地为我们去毛霸送信 。第二天下午,在 老乡的帮助下,我们终于又回到了部队 。

 

(原创)张秀龙1958年讲述的“原来是红军”史料 - 中国红军长征史图书馆 - 里下河平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33)|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