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日志

 
 
关于我

顾克美。男。江苏建湖人。大学文化程度。2004年转业至西安地税。在部队从事10多年新闻宣传摄影工作。是第十二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得主。发表千余万字文章和数百幅新闻摄影作品。三次荣立三等功。一次荣立二等功!专题收藏红军长征史和开国将帅史资料数万本。现为中国书法媒体联谊会理事、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协宣传外联委员会委员。陕西省书协官方网站特邀记者。西安地税书画协会副会长。商洛市文联特邀文艺评论员。商洛学院红军长征史料馆馆长。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西安楹联学会副会长何川忆其祖父文章  

2014-11-14 20:30:23|  分类: 顾克美谈社会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白发余威忆祖父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第一排左起第一人为何川,顾克美拍摄)

中国书法媒体联谊会理事 顾克美

        何川者,现供职西安碑林教育局,为西安楹联专家,任职西安楹联学会副会长。书法家,任职西安市书法家协会宣传外联委员会副主任。 

        我在我网易博客中,曾经转发过何川文章。那是专门评论书法家符浩的。应该是2008年的文章。我们都钻研在历史资料中,对符浩的书画评论,我们都写到了原外交部副部长符浩。符浩已经不单单是符号。成为我认识何川的符号。

        2014年的教师节,西安市书法家协会与西安市26中搞联谊活动。何川来到了现场。那是我第一次见面何川。爱穿旗袍爱写诗词爱写书法的何川,来到了我面前。清秀,内向,又不善于宣传推广自己,在众多书法家面前,没有写字,却在那忙碌,为西安市书法家协会忙碌。

        我们交流了微信。才知道她是湘人后代。美女。重量级的诗词学家。

       “ 今天是其祖父二十周年忌日。二十年前的今天,也是天公洒泪。二十年来辩是非,今天无限感慨,我却下笔无言。”何川在微信中发表《白发余威忆祖父》一文。

         我认真拜读了文章。知道其祖父就是中国近现代史的缩影。其经历与阅历,实际上就是中国近现代苍桑历史的真实记载。建议何川为其祖父写本传记。家中收藏的历史,正是其祖父生活期间历史的再现。愿意帮助何川完成任务。

        今天转发文章《白发余威忆祖父》。请大家读读其祖父的历史,回看我们那段历史,历史是一面镜子。谨防历史重演, 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与担当。

         向何川敬礼!有报道称她是清代名人何绍基后代。本人没经历过考评,不敢妄加评论。让我说,我认为如果是何凌汉后代可能性还有。但还得何川佐证。毕竟,何川遮盖了其祖父摘帽子通知书上祖父的名字。

 

白发余威忆祖父

(原创)西安楹联学会副会长何川忆其祖父文章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何 川

       12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了祖父。之前,我曾无数次地想象行伍出身又出身书香的祖父的形象。待到见面时,才感到有这样的祖父是何等荣幸!瘦劲挺拔的身板、深邃有神的目光、略带鹰钩的高鼻子,给人不怒自威的印象;花白的头发、慈祥的笑容又让我格外温暖。而那时,祖父已近耄耋之年了。
       祖父在年逾古稀时,才结束了扫马路的历史。(由于他的谦虚温雅,提前结束了牛棚的牢狱。)本来可以八十年代初,就可来西安与我们团聚。可时逢改革初期,偌大个重庆市,日语教师奇缺,早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军事学校且精通日语等三门外语的祖父就被迫发挥余热,在一高校被借任日语教师,并创下了75岁高龄退休的当地(重庆沙坪坝区)记录。
       祖父文墨兼修、睿智多思、随和可亲,是我少年时代最好的良师益友。他教我学英语、日语,练书法、读古文、甚至数学、几何,还有礼仪。所有的一切,沉淀成我的文化基因,融入我的血液,塑造着我的性格。
       祖父曾说,宣统比他大三岁。意思是他出生那年正是三岁的溥仪登基之时。可以说,祖父见证了20世纪的中国乃至世界的兴亡更替和风云际会,这使他冷眼观世事,平心论是非。思考如呼吸般的成为本能。
       曾和祖父谈及郭沫若,祖父幽默地说:郭老人不老,诗多好的少。眼神中充满不屑。谈及张学良及国共两党的领袖和高级将领,祖父也有不同一般的见解。在袅袅的香烟中,他或是幽幽的述说,或是意味深长的评价乃至无奈的叹息,一头银发在灯下闪烁,这一情景早定格在我心里,成为挥之不去的往事记忆。 
       清楚地记得:祖父见我的历史教科书大书特书“平型关大捷”,而对台儿庄战役、淞 沪战役寥寥数语。脸上显出少有的惊讶神情。“什么,平型关战役也算大捷?不就是消灭了板垣征四郎的一点后勤队吗?歼敌也就几百人吧!”“是首次捷战,但绝非大捷,能和百万规模的淞沪大战相比吗?”接着是不住的摇头、叹息。(注:淞沪一战国民党方面投入百万军力,并陨落多员高级将领。)这使我强烈认识到:历史应该具有真实磊落,当然坦诚公开真实,要担多大的风险和,具有多大的勇气和多广阔的视野和更广阔的雅量。我不知现在的历史教科书是否已经更正了相关章节,还原历史本来面目。(尽管今天网上诸多历史的真相,我依然记得二十多年前,祖父口述的点点滴滴。)
       祖父帮过一位日语翻译写封日语应聘信,并帮助他顺利地通过并晋级,那封信写得极为得体、规范、流畅,(日语书面语是要用敬语的,要做到信雅达,很考验翻译的学养和功力,尤其是在八十年代)这使得当时西安市某四星级酒店的高管们了解到祖父的日语才能和背景。他们曾提上高级西服亲自登门,以每月800元薪水邀请祖父任酒店日语培训负责人。(800元的月薪,这在1988年的西安,是特有诱惑力的。)祖父以年老体弱婉言拒绝了。但对我的说法是:我老了,懒得再伺候人了,我也实在不愿穿西服,穿皮鞋了。布鞋多舒服。我印象深的还有一句“勿为金钱蚀心血”。其实,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其中的深意。才明了为钱财而煞费苦心,是何等不值啊! 
       而那家酒店负责人对祖父的风范有这样评价: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真不一样啊。
       祖父对一些名人有过辛辣冷峻的点评,称夏衍的一些言论是妄言,冰心永远只是小桔灯和寄小读者,再寄、三寄,某某浪得虚名,“有些人,成就造就了名声;有些人,名声造就了成就。”
        相反,祖父非常推崇沈从文和老舍,对红楼梦也是大段大段背诵。闲暇时也常常看日语原版书,比如川端康成和夏目漱石的作品,(这我可很不懂的,现在也不清楚。我是日语文盲。)我常常想:祖父在经历了人世的起落沉浮后,他早已更为超脱的方式和思维看待生活,这使得他隐居闹市红尘之中,还自得一份清静和隐逸的自在。这也让我有了骨子里的一种高傲,但不是傲气。而且是对谦逊的人不骄傲,对骄傲的人不谦逊。
       又到一年清明时。我仿佛看见祖父在遥远的天国微笑看着我,目光慈祥而怜悯。

(原创)白发余威忆祖父 - 顾克美专业书画评论 -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评论这张
 
阅读(944)|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