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顾克美书画专业评论宣传展播平台

 
 
 

日志

 
 
关于我

顾克美。男。江苏建湖人。大学文化程度。2004年转业至西安地税。在部队从事10多年新闻宣传摄影工作。是第十二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得主。发表千余万字文章和数百幅新闻摄影作品。三次荣立三等功。一次荣立二等功!专题收藏红军长征史和开国将帅史资料数万本。现为中国书法媒体联谊会理事、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协宣传外联委员会委员。陕西省书协官方网站特邀记者。西安地税书画协会副会长。商洛市文联特邀文艺评论员。商洛学院红军长征史料馆馆长。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中国地方政府的天价债谁来还?  

2013-09-24 00:44:22|  分类: 顾克美引用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中国地方政府的天价债谁来还? - 里下河平原 - 里下河平原的博客

        针对各级地方政府债务的“审计风暴”,再一次把地方债这个敏感而又不容回避的问题,置于聚光灯下。而根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武汉因近年兴起的大规模城市建设而债台高筑,有统计指武汉市债务余额高达2000多亿元,尤其近两年每天要偿债近一个亿。地方债务危机潜伏,最让人担心的是普通民众对即将发生的危险几乎一无所知。

       摘自凤凰网文章

中国地方债总额或已达20万亿,风险魅影重重

       专家认为,地方债务风险仍在可控范围之内。但这并不等于个别地区或个别项目就不存在发生风险事件的可能性。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地方政府负债率过高,一些地区融资负债率高达300%,大大高于国际风险警戒线80%-120%的水平。这些或有隐性地方债务都有可能成为未来的“定时炸弹”。

        武汉一天还一亿只是冰山一角,不少城市都因造城被套牢

        武汉的城建计划正是随着其城市定位的提升而不断扩张的。武汉市计划在2012-2016年这5年间投资8000亿元全力推动基建,但截至今年7月底,累计完成的“城建攻坚”投资1873亿元,还有6127亿元没有着落。

        而《中国经营报》从财政部湖北专员办获得的《对湖北省武汉市本级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调查与思考》显示,2013年和2014年是武汉市政府的偿债高峰时期,这两年每天需偿还约1亿元的债务;从2008年到2011年,武汉市本级政府综合财力的年均增长速度达到42.69%,高出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24.29%的年均增长速度18个百分点,且“债务风险在持续加大”。

        武汉并非孤例,贵州省会贵阳同样也面临着地方债剧增后的巨大偿债压力,上个月一条尚未完工的高速公路因资金问题被迫停工。同样的剧情在全国各地都在上演,当地方政府债台高筑、债务危机引起国内外高度重视之时,城市建设的扩张速度依然没有慢下来。地方债的全国审计“大考”仍在进行中,地方债的具体状况未知,而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地方债务约有20万亿。

        一旦土地卖不掉,地方政府就很难偿还债务

        另外一个值得警惕的现象是,武汉市政府性债务偿还高度依赖土地收入。以2011年为例,武汉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1435.28亿元,土地出让收入还债648.29亿元,占比超过44%。土地收入的不确定性给武汉市债务偿还埋下了很大的潜在风险。一旦土地拍卖出现卖不掉的状况,地方政府就很难承担债务和利息。

        经济发达的广东省财政厅官员表示:“广东省依赖土地维持高收入的空间已经有限,只能靠借新债还旧债,偿债面临压力。”而经济情况远不如广东的云南省,财政收入主要依赖中央转移支付,而上半年中央财政收入出现下降,导致云南的财政收支压力非常大,偿债存在压力。

        地方债快速扩张,很可能出现“底特律危机”

         一旦债务无法按时偿还,当地政府就面临着违约危险。今年7月,素有“汽车之城”之称的美国底特律市负债超过180亿美元,已正式申请破产保护,成为美国迄今为止申请破产保护的最大城市。

        在当下中国,很难设想一个城市或地区能像美国底特律那样以申请破产保护作结,但呈快速扩张之势的地方政府债务,却像悬在中国头顶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可能落下,把梦魇带入现实。

官员“管借不管还”,最终还得市民买单

每一届政府都有一个“造城梦”

每一届政府都有一套城建扩张计划,这往往导致一个城市挖了建、建了拆、拆了再挖再建,在这个死循环中,除了显性政绩获得提升,对公共服务水平的提升有待商榷,而这类政绩工程甚至造成了国内建筑平均寿命只有25-30年的结果。同样地,伴随着目前的“造城热”而来的是各种“空城”、“鬼城”的消息,城市泡沫与房地产泡沫一样引人担忧。

而且在城镇化的大背景下各地再掀“造城热”,国家发改委的一个课题组对12个省区的调查显示,平均每个地级市要建约1.5个新城新区,144个地级城市竟要建200余个新城新区。而美国著名咨询公司麦肯锡关于城镇化的研究报告指出,中国有50多个城市都提出要建国际大都市,到2025年,中国还要修50亿平方米的道路,并建约500万座各种楼宇。

主政官员“管借不管还”,有了政绩升迁走人

政绩考核无疑是政绩工程冲动的根源所在,但“管借不管还”却极大地在事实上助长了无视债务疯涨只顾推动工程建设的行为。在位的地方政府官员对于借债一事的自由裁量权极大,但是如何偿债既不用在预算程序中申报也不通过预算程序的审查和批准,而且地方债没有实质债务人,官员作为政策制定者无需为其承担风险,只管借钱推工程堆政绩,有了政绩升迁走人,还钱就是下一任的事情了。

甚至有人认为,对目前巨额的地方债,中央政府只有兜底被地方政府绑架的份儿了。这样做的道德风险是不言而喻的,等于是激励地方政府:看吧,借债还不了,最终有大家长出来埋单,那我无需节制、无需改善行为。不是已有一些地方政府现任领导放言了吗:“上一任借了钱搞工程、搞项目,有口碑也有政绩;本届政府绝不能勒紧裤腰带还债。”

最终买单的仍然是全体市民

而在地方政府“举债大建”,官员捞了政绩,真正付出代价的却是普通民众。还是以武汉为例,在武汉市白沙洲新城,按照规划,附近的白沙四路、白沙五路等道路在2009年就应该通车了,但截至目前还没建成。建设资金应该来自武汉市建委、武汉市城投公司的白沙四路等道路,因为城建资金紧张,2013年“暂无建设计划”。

在地方政府“大干快上”的背景之下,一些看起来没那么重要,但是由于市民生活、利益相关的工程因为“资金紧张”就这样被搁置了。同时,城市欠下的债大多是由政府通过土地出让金来偿还的,地价被推得越来越高,最终买单的还是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市民。

求解地方债务风险:降温与问责

        一些地方政府的财政已经进入循环举债的周期。22个市级政府和20个县级政府的借新还旧率超过20%。还有部分地区出现了逾期债务,有4个市级政府和23个县级政府逾期债务率超过了10%。对于10万亿的地方债,今明两年可能迎来第一个到期还债的高峰。地方财政不容乐观,又该如何解决?

        地方政府的“满城挖”和“造城热”也该降降温了

        地方政府合理的城区扩容可以有,但切不可以盲目升级为“造城运动”。地方政府在形成城市扩容的决策过程中,不仅应充分引入科学的规划论证以及广泛的民意参与,还应量力而行、规模适度,以保持自身的财政收支平衡。更为重要的是,地方政府应彻底扭转通过“造城运动”实现经济快速“弯道超车”的思维,而应踏踏实实练好内功,通过引导当地产业的转型和升级,以形成当地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内生动能。

        在上一轮造城运动中形成多个“鬼城”(如鄂尔多斯新城、郑州新城等)的背景下,当下仍然不断推进的地方“造城运动”,不仅折射出地方政府试图依靠大规模项目建设拉动经济增长的“GDP崇拜”挥之不去,亟须转变发展模式,更表明地方政府仍然缺乏科学、民主的决策机制,而更多是地方主政者“拍脑门”决策,导致“人走政息”情况严重并贻害无穷。

        官员借权与偿权的权责需平等,适时要建立债务问责制度

        在中国地方债务持续高企、产业转型升级进展有限的背景下,我们希望,对当前地方政府的“造城运动”,中央决策层应尽快通过完善地方政府的决策机制以及强化对地方债务的监管机制等方式,能予以有效抑制。同时,我们也呼吁,请地方政府的“造城运动”悠着点,请让当地的产业转型和升级跟得上“造城运动”的脚步,请让当地财力不要因为盲目造城而透支严重。

         不久前,江苏出台管理措施防范债务风险,推行地方债主要领导负责制,违法违规融资将追责;厦门市通过地方立法的形式规范地方债,并将其纳入领导经济责任审计范畴。

        一些地方的制度性规范尝试应该予以肯定,但是,更值得期待的是国家层面的统一规制。备受关注的针对全国政府性债务的“审计风暴”正在进行,审计署将对中央、省、市、县、乡五级政府性债务进行彻底摸底和测评。审计结果“水落石出”后,确定地方政府负债的合法边界和合理边界,需要纳入议事日程。

         中央与地方利益兼容,推进地方政府有限责任化和法治化

         地方债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从根源解决它,最重要的就是打破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非合作博弈的模式,让中央政府跟地方政府的利益能够兼容。现在,地方政府没有足够的动因进行监督,而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没有办法进行足够的约束,这样的话,中央政府说的是一套,地方政府做的是另一套。

         同时,进一步约束地方政府权力,使其从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利益冲突中脱身,实现地方政府的有限责任化,让市场的归市场、让社会的归社会,地方政府不能再搞那么多行政审批和微观管理了,是地方政府的运作进一步的法治化。地方政府举债本质是信用扩张,而信用是法治的一个函数。

        快速扩张的地方政府债务,像悬在中国头顶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可能落下,把梦魇带入现实。目前巨额地方债内蕴的危机是危也是机,是改革的机会。不被逼无奈,谁会主动改革?所以千万不要浪费危机。


 

  评论这张
 
阅读(476)|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